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藝 術 文 化
愛愛當歌星時期穿著相當講究時髦。 (記者陳奕全/攝影)
滿面春風已杳然
──「愛愛」今朝別矣

文/鄭恆隆

 台灣碩果僅存的第一代女歌星「愛愛」,八月四日清晨於台北振興醫院安詳地走了,享年八十六歲,噩號傳來,頓然惋傷湧上心頭。猶記過世的前三天,我還去醫院探視妳,並為妳唱當年的成名曲〈滿面春風〉:「人阮彼日甲伊雙人,作陣去遊江,伊有對阮講起愛情,說出青春夢……」歌聲牽動著妳得意的笑容,看到妳的狀況,我寬心不少,沒想到這麼快妳就與世長辭了。

 「愛愛」是台灣第一代女歌星,唱紅〈滿面春風〉,她也是台灣歌謠詞曲創作家周添旺的牽手。這對夫妻,在台灣歌謠界的地位可說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一個是創作台灣歌謠的奇才,一個是曾風靡全台紅極一時的歌星,他們的相知,譜寫出不少首膾炙人口的佳作,他們的相惜,從戰亂到安定,從繁華到平淡,一路走來,就像一部台灣創作歌謠的史詩。

 愛愛本名簡月娥,一九一九年五月生於台北縣新莊,就讀新莊國小時,因上天賦予的好歌喉,經常代表學校參加當年「新莊郡」各項校際比賽,當地居民都知道新莊郡有一個「時髦、活潑、會唱歌」的「黑貓娥」--黑貓在台語語意中就是時髦、活潑的意思。

黑貓娥 紅透半邊天
 十五歲那一年,愛愛進入台灣人自營的博友樂唱片會社,並錄製生平第一張曲盤--〈雪梅思君〉和〈黃昏約〉,一出版就造成轟動。引起了另一家由日本人柏野正次郎經營的古倫美亞唱片會社極大重視,馬上重金網羅愛愛到古倫美亞擔任專屬歌星。使她從十五歲到二十歲,短短五年間就錄製了一百多張曲盤。說是「重金」網羅,一點也不誇張,以一九三三年時的民生消費額來說,一個兩大兩小的四口之家,一個月的生活費約十五元,當時愛愛在古倫美亞擔任專屬歌星的月薪是六十元。

 古倫美亞因資金雄厚,初時旗下只有愛愛和純純(台灣第一代女歌星,唱紅〈雨夜花〉、〈望春風〉)兩位專屬歌星,因此備受禮遇,由於待遇優厚,兩人平時的穿著打扮都不惜花費,總買最時髦的,尤其愛愛是個活潑外向的女孩,平時沒事就把腦筋花在打扮上,一下子繫髮結,一下子剪成瀏海,有時穿洋裝,有時穿旗袍。特殊的身份,時髦的穿著,「黑貓娥」就這樣被新莊人叫上了,當時在新莊如果問起「黑貓娥」,可是人人皆知。

 唱片公司給專屬歌星這麼好的待遇,意在要求歌星專心灌錄曲盤,不可兼職賺外快,每一個歌星一年要灌錄幾張曲盤,公司都有妥善規劃,在預計灌錄曲盤的前一個月,歌星每天早上到公司上班,練唱新歌,下午準時下班,由於當時台灣沒有錄音設備,所以每次灌錄曲盤都要乘坐四天三夜的船到日本東京的「東洋大廈」( 這棟大樓仍在) 錄音,所以歌星和樂手每年都要日本、台灣兩地往返數次。至於「愛愛」,純就是一個藝名,唱片公司老闆看到她長得可愛,個性又活潑,就幫她取「愛愛」作為藝名,主要是為了讓聽眾容易記。

表情意 歌曲動人心
 愛愛和周添旺在一九三四年五月一日同一天進入古倫美亞唱片會社,當時的愛愛家住新莊,緊偎著淡水河,周添旺就經常造訪,並邀愛愛到淡水河邊散步,日久生情,然而悠悠淡水河隨風吹起的漣漪,也牽引出周添旺善感的愁緒;儘管心愛的佳人就在身旁,卻因當時民風保守,愛愛又是眾所矚目的歌星,深恐這段感情會不會只是一場春夢?心中的忐忑與滿懷的愛意,常常已到嘴邊想向佳人傾訴,卻又強吞回去不敢表達,這種鬱悶的心情無計可消除,周添旺就把滿懷的愁緒與愛意寄語歌詞中,〈河邊春夢〉、〈江上月影〉就是在這種心情下創作出來的。〈河邊春夢〉第一段歌詞就寫著:
「河邊春風寒,怎樣阮孤單,
舉頭一下看,幸福人作伴,
想起伊對我,實在是相瞞,
到底是安怎,毋知阮心肝。」

 回想起當年的情境,愛愛曾表示,當時兩人仍只是朋友關係,周添旺又是她的上司,所以周添旺常邀她到淡水河邊散步,她也覺得很自然,倒是婚後,周添旺無意中說出,兩個人同一天進入公司,周添旺第一眼就喜歡上愛愛,但又不敢表明,所以,常藉歌詞表達愛意。另一首〈江上月影〉的歌詞中就有:
「一陣涼風對面吹,
一對黑影咱兩個;
雖然無言靜靜坐,
心情已經是你的。」

 問愛愛當時在唱這首歌時可曾被歌詞打動?她的回答是:「當時年紀還輕,只覺得歌詞寫得很有感情,那有想那麼多。」兩人相識五年後,決定一起生活,「夫作妻唱」紅極一時,不知羨煞多少人。尤其是周添旺作詞,鄧雨賢譜曲,愛愛主唱的〈滿面春風〉,不但紅遍全台,更將愛愛的歌唱事業推向巔峰,〈滿面春風〉有別於其他台灣歌謠的哀怨,而是以輕鬆的旋律,含蓄卻隱露情愛的歌詞,將男女戀愛時的欲言又止、欲語還羞的心境,表現得淋漓盡致。二次大戰前由周添旺作詞譜曲的〈春宵夢〉以五聲音階自然小調作成,由愛愛主唱,亦再度造成轟動。

憶當年 掌聲如雷鳴
 回顧起當年受歡迎的程度,愛愛臉上就浮現笑意,她說:「那個時候我每個月到電台唱兩次歌,演唱前,報紙、電台都會幫我宣傳,讓讀者和聽眾知道我某日某時會在電台唱歌,當時生活水準不高,有收音機還算少數,因此時間未到,就可看到某些人家裡黑壓壓一片,準備聽我唱歌,當年的盛況,真是風光。」

 當時上映的電影都是默片,演出時由「辯士」隨劇情解說內容,製片公司為招徠觀眾,有些電影會配上一首主題曲,電影演出前,歌星必須到戲院現場演唱,一方面宣傳,一方面滿足觀眾看歌星的好奇心,愛愛強調:「這種現場表演的方式比較能得到觀眾的回響,當聽到觀眾如雷的掌聲時,真的是高興到心坎裡,這表示自己的歌藝受到肯定。」除了唱台灣民謠外,也灌錄過相當多歌仔戲曲盤,即連平劇、南管、北管,只要是地方戲曲,渾身音樂細胞的愛愛都可以來上幾段。

 短短的數年,愛愛已紅透半邊天,卻因局勢的紛亂與戰事吃緊,大家逃警報都來不及,哪有閒情買唱片聽歌。戰爭結束後,唱片公司也隨之歇業,愛愛因這場戰爭結束她的歌唱生涯,一心想做個平平凡凡的家庭主婦,令她感到較遺憾的是,八七水災時,她珍藏的曲盤全都丟失了,那段美好的黃金歲月,只能靠回憶來捕捉。

 攜手走過半個多世紀,儘管周添旺才華洋溢,創作量頗豐,礙於戰後時局不穩定及國民政府禁唱台灣歌謠的政策,使得全家的經濟重擔都落在愛愛一個人身上,相當有生意頭腦的愛愛,不論經營織毛衣代工或進口舶來品買賣,都做得有聲有色,但鑑於丈夫的際遇,愛愛並不鼓勵子女進入音樂界。

 晚年的愛愛,曾因雙眼白內障開刀,略為怕光外,說起話來仍中氣十足,笑聲呵呵,個性相當開朗,問她的養生之道,愛愛笑答:「心肝若清,自然就沒有病痛,所以,心肝清、知足,就是她最好的保養方法。」雖是如此,她依然無法抵擋歲月的摧迫,如今故人已凋零,也象徵一個時代的結束,心情雖感傷不捨,仍由衷祝福老人家在天上依舊──滿面春風。

 台灣第一代女歌星愛愛女士將於八月二十五日下午三點在台北市第二殯儀館懷源廳舉行公祭,歡迎喜愛台灣歌謠的民眾來送她最後一程,現場將播放由她主唱的七十八轉曲盤,在懷念的歌聲中,向屬於她的年代道別。
(圖片提供/玉山社出版公司)

中華民國93年8月22日星期日
相關新聞
滿面春風已杳然
──「愛愛」今朝別矣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