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自 由 副 刊

名家小說主題創作展 8之5
螞蟻錄


◎林宜澐 圖◎太陽臉

剎那間,福仔博士把所有的東西都搞混了。
有沒有一隻編號007的螞蟻?春美有沒有鋼琴小男友?有沒有一段記錄了叫床高潮的無聲錄音帶?
有沒有歐洲盃?葡萄牙的前鋒有沒有越位?這世界上有沒有一種感覺叫愛情?
 
螞蟻來了
 福仔博士身子往前傾,微凸的肚子抵住桌沿,他正透過手中的放大鏡仔細觀察編號007這隻螞蟻的動態。這螞蟻昏死了,它現在腦裡可能一片空白,也可能正在做一個美妙無比的春夢。福仔博士在牠身上塗了兩層化學藥劑,外面那一層是安眠劑,這玩意兒的氣味可以讓螞蟻007連續昏睡兩個鐘頭,等那塗劑蒸發之後才醒過來。而這兩個小時的時間,剛好可以讓春美從家裡開車一路抵達一百公里外的凱頓汽車旅館(那旅館位於市郊的一個小山坡頂端,從一條毫不起眼的小路蜿蜒而上,不知情的人會以為那上面是個養雞場)。007會在春美脫光衣服之前醒過來,然後爬出春美的Prada手提包,像個涉世未深的小孩子那樣,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眼前畫面:一個裸露的男人抱著一個裸露的女人。不過,007的出現並不會引起春美跟她小情人的任何注意。這世界上螞蟻太多了,隨便誰家孩子吃餅乾掉了一片碎屑,都可能招來一堆讓人頭皮發麻的螞蟻雄兵。一隻螞蟻算什麼?牠跟一粒灰塵一樣微不足道。沒有人會在乎一隻螞蟻的。不管007再怎麼魯莽粗心(譬如不小心撞到她們擺在床頭櫃的天仁綠茶或保險套,而「哎呀」地慘叫一聲),也無法引起春美小倆口的半點注意。

 這正是福仔博士為什麼挑上螞蟻007的原因,誰會料到一隻螞蟻竟然是一位私家偵探?幹這種工作愈不惹人矚目愈好,沒有人會找個一百九十八公分的人當間諜的。007則完全符合福仔博士的要求:體積極小、沒有聲音(誰聽過螞蟻的聲音?)、易於控制(用福仔博士發明的生化藥劑跟幾粒沖繩黑糖,就可以把這隻小螞蟻訓練得伏伏貼貼)、絕不洩密。福仔博士下半輩子的幸福就靠這隻螞蟻了,讓牠先去把真相帶回來吧,沒有真相就沒有幸福。春美怎麼沒事會搭上一個小了十幾歲的男人?天啊,她還不夠老嗎?怎麼還在做年輕人做的事?這些福仔博士百思不解的事情要靠007才能得到解答。007,詹姆斯龐德,好耶。

 春美明天下午有一堂鋼琴課。中年女子忽然跑去學琴,這跟小女生沒事離家出走,說起來是有那麼一點相通的。流浪到淡水,流浪到山葉音樂教室,道理都一樣。都是逃,拚命的逃。再說,福仔博士發現春美在家練的曲子已經三個月沒進展了。彈來彈去都是莫札特《小星星》的第一段,一閃一閃亮晶晶,永不熄滅的小星星。她到底去上課沒?福仔博士其實心知肚明,春美課是上了,不過教室換了,換到汽車旅館了。沒關係,都交給007吧,牠安眠劑底下那一層塗料是福仔博士精心研發的高科技奈米錄音濃縮黏液,那東西清清如水,只要在螞蟻007的身上抹一層,那麼方圓一公里之內的所有雜音都會被吸收進來,等007回來之後,福仔博士可以在實驗室裡把那層濃液還原成聲音,效果還真好,所有的聲音聽起來都像在耳朵邊。啊,竊聽的感覺可真爽哪!就靠你了,007。

報告博士
 「請問博士,今天下午是不是有地震?」007歪著頭問。牠好像被震歪了。
 「沒有呀!今天這裡安靜得像海綿,什麼都沒發生。」
 「可是我從妳老婆的包包走出來時,站都站不穩,不是地震是什麼?」
 「那是床動,還有你的心在動。」
 福仔博士隨手按下一個按鍵,一堆聲音嘰哩咕嚕跑出來。
 「你聽聽這一段,你剛爬出來的時候是不是聽到這些?」
 007耳朵太小,沒辦法聽得很完整,乍聽之下,那些聲音像打架,尖叫聲跟嘶吼聲此起彼落,幾個字眼穿梭其中,「我」啦,「幹」啦,「愛」啦,還有一些感歎詞:「喔」、「耶」、「啊」之類的。男的聲音跟女的聲音分得很清楚,不會搞混。
 「我想起來了。妳老婆跟她的鋼琴老師在玩摔角。」007說過後舔了一下黑糖。福仔博士在牠身上的安眠藥藥效退了之後,便用這玩意兒繼續把這隻滿可憐的螞蟻控制得一愣一愣的。要牠往上走,牠絕對不會向下滾。比訓練過的獵犬還聽話。可現在這隻螞蟻卻這樣大剌剌地描述福仔博士心裡的痛。牠神色自若,好像在講一隻天竺鼠的紅杏出牆。
 「我知道,」福仔博士黯然地說:「聽錄音就知道這是一場實力相當的競賽。」隨後博士將眼神飄向窗外天空,像一道絕望的水柱般射向天空。一會兒回過頭來又問007:「錄音裡面有一段完全沒聲音,可是描圖紙上的曲線卻是衝到最高點,簡單講,那聲音的音量跟音高已經超過錄音的極限,到底怎麼回事?那時候你看到什麼了?」
 這下換007陷入沉思。想了半天,確定事情是這樣子的:牠從春美的Prada皮包爬出來之後,因為以為地震,杵在原地好幾分鐘不敢動,等整張床稍微安靜下來,這才聞到有一道撲鼻的甜味飄近。沒錯,正是福仔博士在春美的耳環上塗了特製的糖精,打算準確地誘使007往春美的耳朵爬,以便就近錄下更逼真的聲音。這一切都在福仔博士的算計中(博士年輕時念過許多行為主義的書而深受影響,他永遠記得大師史金納想要訓練鴿子開飛機的企圖,福仔博士其實已經超越前輩,他做到了把螞蟻控制成偵探),其中只有一個小失誤博士沒算到:當007走到春美耳環邊時,因為安眠藥和床舖振動所造成的頭暈,使得這隻小螞蟻竟一失足滑入春美的耳朵中。那是一個深淵,007在一整個山谷的迴音陪伴下直往谷底墜落。然後牠花了好幾分鐘努力向上爬,春美雖然年屆不惑,可她的皮膚還是不可思議地滑嫩,這表示007必須用力爬,牠必須緊緊咬住春美耳朵內部的肌膚,一步一腳印才能爬上去,這對於摔角中的春美是火上加油,也終於讓她狂吼出令福仔博士肝腸寸斷的高音。
 「所以說,這一段空白是在你掉進她耳朵之後產生的。」博士沒看007,像一個人喃喃自語。「如果你的記憶沒錯的話,那這段空白其實是你造成的。也就是說,你他媽的咬到我老婆的性感帶啦……」福仔博士忍不住吼了起來。
 007尷尬得滿臉通紅。因為牠正好非常貪心地咬了一大口黑糖,崩落的糖屑幾乎把牠活埋,牠撥開身上的碎屑,像從爛泥巴裡走出來那樣狼狽地看著福仔博士。
 「不要用這種表情看我,你沒做錯事,沖繩黑糖是滿好吃的,它讓我想起我的童年。」博士的臉漸趨平靜,他吁了一口氣說:「老實講,那段空白對我來說非常性感……你這死螞蟻是不會懂的……,呿。」
 福仔博士當下腦海裡閃過無數個畫面:在某個荒涼海岸的堤防上,他趁春美不備時奪走了人家的初吻,春美迅速閉上眼睛,面色慘白有如雪印奶粉。他和華僑舞廳的紅牌舞女喬喬,一起坐在齊東街那家賣福州乾麵的小吃攤前吃消夜。結婚那晚他吐得像得了登革熱的海獅,癱在馬桶邊抱著馬桶叫媽媽。跟春美背對背像兩尊銅像般坐著。春美不見了。春美離家出走了。客廳如墳場,一有風吹草動,便咻咻咻似有萬鬼攢動。兩人第一次走入有座美麗庭園的濱海飯店,進入一間可以觀海景的房間,他為她寬衣,如蛇一般矯健地進入她的身體。他開車經過山腳下一條鮮有人跡的產業道路時,竟意外窺見春美熟悉的身影,和她身邊另一個從未見過的背影。他跟春美一起把花瓶摔破。他奪門而出,春美奪門而出……
 這些畫面全部在一秒鐘內閃過,像是傳說中人要死之前會出現的一生集錦鏡頭。一股寂寞的感覺從背脊直往後腦勺竄。他看著007苦笑了一下,隨後揮揮手,意思是說,任務完成,你可以走了,親愛的螞蟻。

人在旅館
 跟春美說好到這家旅館度假倒是滿久之前的事。那時兩人冷戰方歇,狀似恩愛,興頭上就打電話訂了一間大套房,卻一直到今天才來。南台灣、海灘、豔陽、藍天。一切都好。兩人住進來時已經下午三點多,他問春美肚子餓不餓,中午沒吃哩。
 「好啊。這兩天純解放,想吃就吃,想睡就睡。」
 「說打就打,說幹就幹。」福仔突然想到三十年前在成功嶺學的歌詞。第一次唱的時候覺得這詞直接得令人訝異。說幹就幹,幹什麼幹的?
 「那就去吃下午茶吧。」福仔說。他沒跟春美提過007的事,從那隻死螞蟻帶回錄音之後,他就把整個事情放進腦子,擺在某個倉庫裡了。包括那段令人窘迫不安的空白,全上了鎖啦,到現在還沒拿出來過。
 他福仔博士想當一陣子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的上帝。
 當上帝的快感是什麼?
 「我先沖個澡吧。熱死人了。」春美邊往浴室走邊脫掉T恤,福仔低著頭吊眼看她,一道舊金山大橋橫亙在春美背部。如果到了舊金山,別忘了在頭上戴朵花。六○年代大家都這麼唱,那時候肯定比現在好上一百倍。
 春美在進入浴室前脫掉全部衣服,那身影的曲線像只沉穩的青瓷花瓶,隱約沁發溫柔。福仔心頭微震了一下,她跟她的小情人都是怎麼在一起的?都這樣搖曳生姿,蓮步輕移走進注滿溫水的浴缸?才想到,007錄回來的那段空白暮鼓晨鐘地又闖入福仔博士的腦海裡了。她到底叫得有多大聲?結婚十多年,她在床上的聲音都像被一顆不知道哪個山上滾下來的巨石給壓著那樣,一久,連福仔都覺得自己也被壓著,壓成一個勝利的V字型。肚子在底部,頭跟腳分別在兩側翹得老高,很卡通,很好笑,笑中帶淚,挺神的。她跟小情人可大不同。叫床的聲音直上雲霄,在福仔想像中,就好比阿波羅火箭在無邊的黑暗中不停地往前挺進,挺得太高太遠,不見了。所以007帶回一大片空白,一大片比什麼都可怕的空白。唉,就這樣消失在寂寞宇宙中的叫床聲。
 福仔想著想著,一會兒便被那什麼都沒有的一大片空白給撞昏了。頭昏之餘,他竟開始有點懷疑這段空白錄音甚至那隻螞蟻007的真實性。真有這些東西?真有,那春美一點都不心虛嗎?她剛剛脫光光進浴室前不還回頭笑?要是沒這些東西,這些東西都是腦裡蹦出來的,那關在貯藏盒裡的007是什麼?盒子裡的十幾隻螞蟻個個身懷絕技,都讓福仔訓練得不是會翻筋斗,就是會跳火圈,難道都是假的?
 房間裡的電視機開著。歐洲盃足球賽。地主葡萄牙想吞金盃,可列強環伺,一個個像等待咬人的狼,沒那麼簡單的。一片歡呼聲中,福仔看見一個球被吊得老高,直逼球門,一個葡萄牙前鋒箭一般衝到位,攔住球,第一時間拔腿狂抽,射門,進!哨聲急速響起,越位,不算。觀眾的歡呼像洩了氣,低沉的歎息聲如波濤般湧動。喔,葡萄牙。葡萄牙。
 怎樣的射門才算?我射的門不算。鋼琴小情人射的門才算?福仔心裡彆扭地想。不被承認的球就跟不被承認的愛情一樣,射得再賣力也沒用。可是射門很辛苦咧,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呀。浴室裡的水聲愈來愈大,福仔躺在床上好像還聞得到香皂味,這算什麼?一個知道老婆在外頭有男人的男人,正在等待老婆洗好澡之後,也能享有跟外頭男人一樣的快樂。這算什麼?
 春美這時應該正仰著頭像尊裸女雕像般站著,全身上下接受數十道水柱的沖洗。她會喜歡那種酥麻感覺的,她的鋼琴小男友給她這樣的服務嗎?小男友到哪裡去了呢?小男友會不會先前就已經藏在浴室裡了?如果這樣,春美就可以堂而皇之地進去跟他做愛。他究竟長什麼樣?莫非007螞蟻就是春美的小男友?真如此的話,那福仔博士訓練007進入春美的耳朵,狠狠咬住她的性感帶,豈不是莫名其妙地為別人謀了福利?可是螞蟻那麼小,春美那肥滋滋的屁股不會把小螞蟻壓死嗎?
 剎那間,福仔博士把所有的東西都搞混了。有沒有一隻編號007的螞蟻?春美有沒有鋼琴小男友?有沒有一段記錄了叫床高潮的無聲錄音帶?有沒有歐洲盃?葡萄牙的前鋒有沒有越位?這世界上有沒有一種感覺叫愛情?啊,生命中「有沒有」的問題太多,多到福仔博士都快要變笨蛋了。
 一會兒水聲停下,春美開門,大方自然的撩人姿勢擺明著就是要福仔像隻餓虎般撲上前去。這個下午的炎熱的確駭人,尤其當福仔如春美所願,在迷茫中像個情聖般緊緊抱住春美時,從遠處看過去,這間豔陽下的旅館,根本就像一大把火那樣,在酷熱的太陽下燒了起來。一切的真真假假究竟怎麼回事,就變得一點都不重要了。
 ●

中華民國93年8月23日星期一
相關新聞
螞蟻錄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