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自 由 副 刊

◎蘇童 圖◎洪武平
馬蹄蓮.下

鐘錶匠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他臉上的表情有點怪異。
你不知道花店老闆出事了?
他放下手裡的東西,打量龐小姐的目光漸漸變得犀利起來,
就是你進花店那天夜裡出的事,那個老闆吃了一瓶安眠藥!
龐小姐驚叫了一聲,已經死了?

 龐小姐有點尷尬起來,她猜這個蕭先生是在藉無辜的花兒發洩著對人的仇恨,她能夠理解一個男人受傷的心情,但她不能接受他用如此苛毒的語言糟蹋花的名譽。龐小姐清了清嗓子,她說,男人很少有喜歡花的,女人很少有不喜歡花的,我就是喜歡花,我做夢都想要有一間花店。

 是,你做夢都想有一間花店,你電話裡告訴過我了。男人睨視著客人,他的表情看上去有點古怪,好像是輕蔑,好像是失望,然後他走到角落裡,打開一堆塑料文件櫃,我的租賃合約都在這裡,你看一看,簽了字付了租金,你明天就可以在這裡賣你的花了。他拍打著一堆文件上的灰塵,突然想起了什麼,我電話裡說清楚的,租金半年一付,三個月不行,一個月就更不行了,一共一萬二,你帶來了嗎?

 龐小姐低下頭去,她的手有點緊張地扯著套裙上的一道褶縐,我正想跟你商量這事,她遲疑著,我先交一個月的,到九月份,我買的債券到期,一定把半年租金補齊。

 到九月份我要是死了呢?你要是死了呢?我就知道你在浪費我的時間。男人手腳很重地撞上文件櫃的抽屜,他說,免談免談,我要繼續睡覺了。

 你這人怎麼這麼說話?龐小姐的臉脹得通紅,她從小包裡掏出一張單據向蕭先生揮著,九月份就到期了!我從來不騙人,你為什麼不相信人呢?

 我就這麼說話。蕭先生又走回到草蓆旁邊,人沉重地躺了下去,他說,我不相信人,我相信錢。

 話說到這個份上,花店裡的氣氛完全變得冰冷的了,應酬的客套和一點點人情味喪失以後,兩個人冤家似地對峙著,一個以懶洋洋的姿勢躺著,另一個站著,眼睛裡滲出了委屈的淚水。

 我做夢都想開一間花店,我攢那麼多年的錢,就是想開一家花店。龐小姐抹了抹濕潤的眼角,她說話的聲音哽咽著,你不信任我,沒什麼,可你讓我的夢想破滅了,我會恨你一輩子。

 起初蕭先生不做任何表示,他只是側躺著,一隻手枕著腦袋,另一隻手不時地撓著他的左腳腳踝。突然,蕭先生冷笑了一聲,坐了起來,你在演電視劇呀?幾滴眼淚就想騙我?什麼叫夢想,什麼叫破滅,我不懂這一套,我就懂錢,懂吃飯,懂活命!他說,把我當傻子?他媽的,現在的女孩子,都可以去當女間諜,演什麼像什麼!都把我當傻子,手機掛在脖子上,穿得那麼時髦,一萬二的租金拿不出來?你說攢那麼多年錢,錢呢,看你打扮是個白領嘛,你到底是做什麼的,不會是保姆吧?

 誰做保姆?你別張嘴就糟蹋人!龐小姐這麼喊了一聲,忽然低下頭去,她擤了一下鼻涕,掏出一張縐巴巴的紙巾擦了擦鼻子,又把紙巾塞回小包裡了,她說,一個大男人,對小姐該講點紳士精神。你就不能通融一下?

 我跟你通融了,錢不跟我通融,借錢給我的人也不跟我通融。我讓你實現了夢想我就該撞火車去了。蕭先生說著盱起眼睛打量起龐小姐來,你到底是幹什麼的?口口聲聲要盤店,口氣很大,什麼見面詳談,什麼經營執照稅務登記的你全懂,怎麼這點錢拿不出來?你不會是在外面做雞的吧?

 你才做雞!你們一家都做雞!龐小姐尖叫起來,不斷升級的傷害讓她無法承受,她踢翻了一只花盆,又踢翻了一只玻璃花瓶,一路破壞著向門那兒走,你這種男人,不讓女人拋棄才怪,睡你的覺去吧,睡了永遠別起來!

 龐小姐拉門的時候發現玻璃門是壞的,拉也不行,推也不行,只能開一半。她聽見後面響起了蕭先生的笑聲。你以為你是在咒我呢?睡了永遠不起來?我巴不得,可惜一覺睡不過去。蕭先生已經從草蓆上坐了起來,他說,小姐,你別急著走,買賣不成緣分在,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忙?讓我一覺睡過去,永遠別起來!

 龐小姐在氣頭上,回頭說了一句,那不用我幫忙,自己爬起來,去藥店買一瓶安眠藥!

 我不能出去,我不想讓他們看見我。蕭先生說,你要是幫我去藥店買一瓶安眠藥,租金上可以通融一下,先交三個月的就行。

 你瘋了。龐小姐抓著門拉手用勁拽了一下,門吱嘎尖叫了一聲。龐小姐跺著腳說,你這破花店沒人要租,什麼都是壞的,人的腦子也壞了。你就不能站起來,幫我開一下門?

 是你要出去,你自己開門。蕭先生仍然坐在草蓆上,用那面小鏡子照了照龐小姐的臉,他說,我看你腦子也聰明不到哪兒去,連門也不會開,你要是聰明一點,什麼門都可以開。

 你什麼意思?

 我什麼意思,你如果腦子沒壞,早就該知道了。

 龐小姐回頭盯著蕭先生看了一會兒,嘴角上浮出一絲譏諷而傲慢的微笑,你這種男人,她冷笑著說,你這種男人,死了也不可惜。

 然後龐小姐去推另外半扇玻璃門,這次門推開了。推開門她才發現外面下起了雨,對面修鐘錶的攤子已經不見了,書報亭上也撐起了一把廣告傘,豆大的雨點打在街道上,空氣中夾雜著塵土淡淡的腥味和花店殘存的一點清香。龐小姐站在門口的台階上,看見雜貨舖的女人探出頭看她,看一下又縮回去了。龐小姐向雜貨舖那裡厭惡地翻了個白眼,討厭,她抬頭看著灰濛濛的天空,嘴裡嘟囔著,不知是在罵天還是罵人。也就在這時她感到身後響起一陣沙沙的聲音,龐小姐回頭一看,發現蕭先生起來了,他的一條腿和一隻胳膊擠在門縫處,手裡拿著一件揉成團狀的塑料雨衣。

 沒有雨傘,你就將就著用雨衣吧。

 龐小姐打開那件紅色的雨衣,發現一個更大的意外,雨衣裡還包著一枝白色的馬蹄蓮。雨衣一打開,馬蹄蓮輕輕地落在她的高跟鞋上。

 你別把眼睛瞪那麼大,我沒別的意思。蕭先生站在門縫處說,花店裡就這一朵沒枯的花了,我看見它胸口就疼,你喜歡你帶回家,養在瓶裡,還能開兩天。
龐小姐抱著雨衣和花,一時不知說什麼好,她看見蕭先生的一隻穿拖鞋的腳伸在外面,腳背上有一塊很大的暗紅色的瘡疤,好像是嚴重的燒傷留下的痕跡。

 這次像個男人了吧?蕭先生在裡面幽幽地一笑,然後他關上了門。關門之前龐小姐聽見他又說了句不中聽的話,你把我當壞人?是你腦子壞了。告訴你,我要是壞人,也不會落到這個地步!

 穿灰色套裙的龐小姐五天之後又出現在福來花店的門口。五天時間沒有改變龐小姐,但福來花店門口的雜物都被清理過了,有人在玻璃門上貼了封條。龐小姐手裡抱著那件紅色的塑料雨衣,站在花店門前的台階上,當然,街對面修鐘錶的小宮和旁邊雜貨舖的女店主都注意到她了,賣報紙的老孫知道自己戴上老花眼鏡也看不清女孩的模樣,乾脆就不管閒事了。

 龐小姐不喜歡雜貨舖女店主那種目光,她穿過街道走到小宮那裡去問訊。她指著福來花店的門問小宮,為什麼花店門上貼了封條?花店門面有人租掉了嗎?
鐘錶匠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他臉上的表情有點怪異。你不知道花店老闆出事了?他放下手裡的東西,打量龐小姐的目光漸漸變得犀利起來,就是你進花店那天夜裡出的事,那個老闆吃了一瓶安眠藥!

 龐小姐驚叫了一聲,已經死了?

 多半是死了,聽說是一大瓶安眠藥,不知道他怎麼弄到的。小宮說,是他一個朋友來花店追債,債沒追到,追了一條人命。

 他到底為什麼事尋短見?龐小姐臉色煞白的,轉過身去看著對面的花店。她的手一直在折疊那件塑料雨衣。

 尋短見還能為什麼,不是為人就是為財嘛,聽說他兩個都沾,都說他是人財兩空。

 人財兩空也不能輕生呀,可以從頭再來的。龐小姐的眼神裡一半是哀傷,一半是疑惑,他其實是個好人,她說,那天還好好的,雖然消沉了些,不過還開玩笑呢,看不出來是真想死的人呀。

 你也看不出來?小宮目光炯炯地盯著龐小姐,說,那天你不是進去了很長時間嗎,我以為你跟他很熟呢。

 不。你弄錯了。龐小姐突然從小宮的表情裡看出了什麼潛台詞,她提高聲音說,我不認識他,我只是跟他談店面出租的事。

 龐小姐這時感到自己的臉亮了一下,她下意識地偏過臉,看見一個圓圓的淡黃色光圈跳到了鐘錶匠的臉上。什麼東西!她捂著臉驚叫了一聲。小宮看見龐小姐驚慌的樣子便笑了。別怕,是花店裡那面小鏡子,他說,我前天就去看過了,不知道是誰的小鏡子,靠在裡面的牆根上,正好對著玻璃,一出太陽鏡子就晃人的臉。

 龐小姐記起了什麼。是鏡子。她說,鏡子的反射。龐小姐面色蒼白地站在鐘錶攤前,很明顯她是在努力鎮定自己的情緒。過了一會兒龐小姐向旁邊的垃圾箱那裡走,她背對著小宮把那件紅色的雨衣放進了垃圾箱裡。小宮沒看清龐小姐在幹什麼,他一直斷定龐小姐就是某某人,終於忍不住對著女孩子的背影喊了起來,喂,你是以前在對面剪玫瑰的小琴嗎?龐小姐回過頭,說,什麼?什麼剪玫瑰?小宮說,以前福來花店生意好的時候,有個打工的女孩子天天在門口剪玫瑰的刺,她跟你長得一模一樣,一模一樣!

 你認錯人了。龐小姐愣了一下,很奇怪地拿起掛在胸前的手機看了看,什麼打工,什麼剪玫瑰的刺?她說著把手機放回到胸前,我從來沒在花店打過工,你認錯人啦。我進花店都是去買花的。一絲驕矜的微笑很快回歸到龐小姐的臉上,她向花店看了一下,又向鐘錶攤看了看,最後她走回到鐘錶攤。

 我做保險的。龐小姐說著從小包裡掏出一張名片,用一種很職業的語氣推薦起她的業務來,我們做八個險種,最受歡迎的是醫療保險和人身意外保險,她說著靈機一動,手指向對面的花店指了指,你也看見對面花店的事情了,如果那位老闆參保了,如果他不是那麼脆弱,如果他是死於意外,家屬就可以得到一大筆賠付!

 小宮瞟了眼龐小姐嶄新的名片,看見的是一個著名的保險公司的抬頭,一個預料外的名字,龐雅娜。他想或許他是認錯人了,這個小姐除了和剪花刺的小琴面貌相像,沒有別的是一致的。小宮便一邊修錶一邊聽著龐小姐熱情詳細的業務介紹,聽了一會兒他發現對面小鏡子的反光正在晃自己的眼睛,影響他的工作,他就把凳子向旁邊移了一下,隨手打開一個小抽屜,把龐小姐的名片扔進了一堆待修的手錶中。

 龐小姐期盼地看著鐘錶匠,問,怎麼樣,你考慮哪個險種比較適合你?不一定現在答覆我,考慮好了打我的手機好了。

 鐘錶匠小宮突然有點不耐煩,他啪地打開一只手錶的蓋子,說,誰考慮這東西?死就死了,活就活了,保什麼險呀!
 ●

中華民國93年8月7日星期六
相關新聞
馬蹄蓮.下
得與失的因果觀念
外來的和尚念什麼經?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