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頭版新聞
焦點新聞
政治新聞
生活新聞
國際新聞
自由廣場
社會•體育
社會新聞
體育新聞
寰宇探索
台灣蒐奇
財經新聞
財經焦點
證券理財
影視娛樂
影視焦點
影視綜合
生活藝文
流行消費
3C生活館
家庭.兩性
健康醫療
自由副刊
青春Pasta
藝術文化
休閒旅遊
自由評論
今日社論
自由談
鏗鏘集
專題報導
服務專區
樂透彩券
統一發票
訂報服務
首頁 寰宇探索

可魯教父 拓展導盲新「視」界

■導盲犬「可魯」的訓練士多和田悟正在神奈川導盲犬訓練中心的日本第一所導盲犬訓練士學校,對學生上課的神情。 導盲犬(左上圖,日本導盲犬協會提供)從出生到老後,由幕後許多慈善工作者的愛心所支撐。

■文圖╱駐日特派記者張茂森

「再見了,可魯」真實動人故事,

引起了社會對導盲犬的共鳴重視,

日本導盲犬「魔術師」多和田悟,

畢生致力培訓視障者的忠心伙伴,

惹人憐愛的可魯,就是由他悉心調教。

日本有一位被公認為「魔術師」的導盲犬訓練士--五十二歲的多和田悟,多和田悟在日本已經成功地訓練出超過兩百隻的導盲犬成為視覺障礙者的忠心夥伴,其中最成功而且膾炙人口的就是導盲犬「可魯」。

導盲犬「可魯」一生動人的故事永遠留在日本人的心中,描寫「可魯」的著作「導盲犬可魯的一生」,三年前在日本發行第一版時短期間突破五十萬本,不但在日本被拍成電影,最近也被製作成電視連續劇,電影「再見了,可魯」在台灣上映後,不但造成了「可魯現象」,也引起了台灣對導盲犬的重視。

「可魯」的「恩師」多和田悟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表示,台灣對「可魯」的動人故事會產生共鳴,說明台灣的社會已經有一個能與導盲犬共存的環境,這也是福祉國家的證明。

多和田悟是在七四年二十二歲時,進入日本導盲犬協會小金井訓練中心,隨後調北陸導盲犬訓練所,關西導盲犬協會成立後,多和田悟出任訓練部長,八七年訓練「可魯」,九五年應澳大利亞導盲犬協會之邀擔任訓練士,○一年回日本,任職於日本導盲犬協會神奈川訓練中心,今年四月出任日本第一所導盲犬訓練士學校教務長。

視障者之眼 人犬相扶持

多和田悟表示,導盲犬等於視障者的「眼睛」,在此之前社會必須要有很好的環境配合,最重要的是社會全體必須有與導盲犬共存的愛心,同時對視障者也要心存扶助與保護,其次是必須要有法律的配合。

世界第一隻導盲犬的誕生是在第一次大戰時的德國,以後陸續在瑞士、義大利、法國、英國等歐洲國家廣泛流傳,一九二九年美國也正式開辦訓練導盲犬的學校。

日本首次有組織性地訓練導盲犬是自一九六七年才開始,由當時的厚生省(目前的厚生勞動省)成立財團法人「日本導盲犬協會」,設立訓練所,到目前為止,日本全國各地總共有九處由地方自治體認可的導盲犬養成團體,每年供給大約一百三十隻可以勝任工作的導盲犬,目前正在日本全國各地工作的導盲犬大約有一千隻,只達到全國需要量的八分之一。

導盲犬不是寵物,而是視障者身體的一部分,經過嚴格訓練合格的導盲犬在工作中不會排尿、排便,也不會危害他人,二○○二年五月日本成立「身體障害者補助犬法」,對各公共場所、交通機構課以必須接受身障者補助犬進出的義務,二○○三年修法擴及到民間設施,日本導盲犬的工作環境一舉獲得大幅改善。

一隻導盲犬從誕生到老後,由幕後許多慈善工作者的愛心所支撐,社會上的這種愛心讓導盲犬得以安心學習人類社會的規則,進而引領牠的主人與正常人一樣地能參加社會活動與順利安排每天的生活。

相遇與離別 必經喜與悲

導盲犬的一生必經過至少三次傷心的離別。

導盲犬誕生的過程是,先由稱為「Breeding Walker」的義務繁殖者或訓練中心的母犬生下來經過六十天的小狗提供給稱為「Puppy Walker」(義務飼養小狗的慈善家),在大約滿一歲之前,學習一些生活上的基本規則以及如何與人類建立互信關係,然後被送到導盲犬訓練中心,接受六個月的「是否適合於擔任導盲犬工作」的訓練,合格者繼續接受更加嚴厲的訓練,「畢業」後與牠的新主人(視覺障礙者)在訓練中心同居大約一個月,以互相適應對方的習慣與個性,通過這一關以後的八年間,導盲犬必須以牠的智慧與耐力帶領牠的主人安全地避開街道上的各種危機,在這期間,為避免導盲犬出現突然的興奮,在安全的考量之下,過去與導盲犬生活過的家人不被允許與牠再度見面。

無法通過導盲犬嚴格訓練的犬隻則被送到所謂的「Career-change Walker」的慈善者家中生活,其中也有不少成為「介助犬」或「治療犬」(Therapy Dog),繼續活躍。導盲犬引退後即做為一般的寵物被送到所謂的「Retired-dog Walker」的家裡,安度餘生,也就是因為社會上有「Retired-dog Walker」的支援,導盲犬的使用者(視障者)才能放心地物色「後任」導盲犬。從「Breeding Walker」一直到「Retired-dog Walker」的社會善意結構,是導盲犬生存不可或缺的環境,也因此製造了許許多多導盲犬與人類間的動人故事,「可魯」只是一個例子而已。

目前日本全國包括弱視與全盲的視覺障礙者約有三十萬五千人,經過調查,需要導盲犬協助行動者約有八千人,而目前正在第一線工作的導盲犬只有一千隻,與多和田悟一樣,優秀導盲犬訓練士的培訓也成為日本社會的重要課題,日本導盲犬協會神奈川訓練中心在今年四月成立日本第一所「導盲犬訓練士學校」,首次招生時有大約兩百人報名,只有十個人被錄取,在今年十月中截止的第二期招生,報名的人比上次增加一百人,其中甚至有一名台灣的高中女生從網路上報名,這也反映出導盲犬訓練士已經受到社會上的肯定與重視。

為盲者奉獻 訓練士精神

在神奈川導盲犬訓練士學校就學的學生不必繳學費,每一名學生負責一隻或兩隻的導盲犬「學生」,學校還會支付鐘點費。導盲犬訓練士與一般家庭寵物狗訓練士不同,只是單純地喜歡狗是不行的,必須還要有「為視障者奉獻」的精神,今年二十七歲、來自北海道旭川市的女學員丹伊田貴真說:「對我來說,兩年學成畢業後,在貢獻福祉的意義上,比可以靠導盲犬訓練士生活要來得重要,這是我選擇這條路的主要理由。」丹伊田貴真負責訓練的導盲犬名字叫做「Pokky」,是一隻一歲多純白的可愛「拉不拉多」犬。

剛自中央大學畢業的男學員田中真司所負責訓練的則是純黑色的「拉不拉多」犬,名叫「Tara」,看來很性格也很神氣。他說他選擇導盲犬訓練士學校就讀是因為想為視障者貢獻心力的志向,希望自己的人生能從零開始學習,「因為這是我的人生新體驗」。

二十五歲的雨澤香衣負責訓練的導盲犬名叫「Pearl」,她說:「成為導盲犬訓練士是我的夢想。」

狗學生上課 專注又聽話

目前在神奈川導盲犬訓練士學校與十名學員一起「就學」的「拉不拉多」犬有二十幾隻,程度大概相當於高中生,每天必須在學校廣場與街頭接受嚴厲訓練,訓練士學校的學生在上學術課時會一起在教室很安靜地等候,在接受技能訓練時,十幾隻「狗學生」在「老師」(訓練士學校學生)的前面會很整齊地排成一排「上課」,叫牠們休息,則也會放鬆精神喘一口氣,超可愛!

已故日本超級導盲犬「可魯」的「恩師」多和田悟說,大多數的犬種都有可能做為導盲犬,最多的犬種還是「拉不拉多」,也有不少黃金獵犬,但並非每一隻「拉不拉多」都可以訓練成導盲犬,「血統」是最重要的決定因素,聽到自己的名字立即跑過來的狗反而比稍作判斷才跑過來的狗還不適合做導盲犬,理由是做為優秀導盲犬的必要條件之一是冷靜,「可魯」就是他的五個兄弟姐妹之中最為冷靜的。

平均壽命只有十二年到十五年的導盲犬,一生之中有八到十年的時間奉獻給視障者,導盲犬對人類社會的貢獻也許超乎人類,導盲犬在日本社會的任何角落受到尊敬與保護,顯示了日本社會的高度成熟,多和田悟已應邀在明年五月前往台灣視察台灣的導盲犬事業,他表示,但願「可魯現象」能讓台灣導盲犬福祉事業從此發展下去,也讓「可魯」的動人故事永遠留在每一個人的心中。

▲TOP 
中華民國93年12月18日星期六

新聞檢索

相關新聞
可魯教父 拓展導盲新「視」界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C)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