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自 由 廣 場

在台灣,可以病,但要不怕死

☉黃達夫

 看到沈湘燕投書「在美國,可以死,但不能病」(自由廣場,一月二十八日)後,心情很沉重,就是因為在國內有太多醫療觀念不正確的人,所以才會有今天的醫療亂象。

 幾年前我在遠見專欄曾提過,當時的哈佛大學副校長(醫學院教授)、現任美國醫學研究院的院長Harvey Fineberg訪台時,在一個餐會上聽說國內醫師普遍每診看百人時,脫口就說:「其中九十%的病人不必看醫師」。他沒看到病人,怎會說這種話呢?當然是根據他長年行醫的邏輯判斷。最主要的是,如果病人真正有病,醫師不可能在一兩分鐘內做出正確診斷,進而做適當的治療。台灣的醫師日復一日的看上百位病人,居然還有七、八十%的滿意度,表示絕大多數的病人,其實是不必看醫師的。

 在台灣,門診病人多,急診病人也一樣多。在SARS期間為什麼國內急診處會造成集體感染,就是因為台灣的急診處作業和門診一樣超效率,經常省略最基本問病史(旅行史、接觸史)和全身體檢的動作,因缺乏戒心,而無法即時隔離可疑病人所引起的。美國是全世界出入境人口最複雜又最多的國家,在SARS期間其實也有一百三十七個疑似病例及十九個可能病例,有二十九個通報WHO病例,卻沒有造成任何災難,就是因為家庭醫師與醫院嚴守標準作業程序,做好把關的工作。

 醫療固然要適時,但是方便不一定對病人有利。沈小姐說:「在台灣如果感冒發燒怎麼辦?很簡單,就去診所掛個號,半小時內一定看得到;如果有緊急傷害怎麼辦?當然是叫救護車送到醫院急診。」事實上,如果醫師做好衛教,感冒、發燒絕大多時候是自我照顧就會好的。依國內目前的醫療型態,看診時間不過兩、三分鐘,看不看醫師其實沒有什麼差別。更可怕的是,病人很可能拿的是抗生素,不但造成健保資源的浪費,還造成全世界之冠的細菌抗藥性。有一天您真正發生嚴重的感染時,很可能就無藥可醫而無法逃避死亡的命運了。

 同樣的,若大家都濫用救護車、急診處,有天當您真正心臟病發或因車禍腦出血而必須急救時,救護車卻可能因忙著運載手腕割傷的病人,而無法為您服務;或您有幸很快被送到急診處,醫師卻因忙著處理手腕割傷的病人,而無暇照顧您的話,您的生命就不保了!

 在美國,家庭醫師在電話中會詳細詢問病情,有時,他會指導您自己處理,或者請您到診所,必要時,他會為您與急診處聯絡,交代好您的狀況,所以國外急診處很少人滿為患,每位病人才有機會依照病情的輕重緩急得到適當的照顧。在國外,醫療是不容馬虎草率的,醫師不可能兩、三分鐘打發一位病人,所以有時等待時間會延長,更何況到急診處的病人病況都較嚴重,手腕割傷比起心臟病、腦出血的嚴重性就差很多,在優先次序上,很自然的就排在後頭。

 我不是在唱衰台灣,我只是要舉出一些具體的事實。前年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批評國內產科觀念落後歐美二十五年;台大報導國內兒童嚴重疾病的死亡率約為美國的一點五至二倍;根據衛生署統計,台灣癌症的死亡率約為美國的一點五倍;國內糖尿病的死亡率約為加拿大的二倍;肺結核的死亡率是美國的二十倍。據一月二十日的媒體報導,衛生署調查國內氣喘的治療,三成醫師未依指引治療、二成醫師開口服類固醇作為平常用藥、二成醫師未對病人衛教,其治療成果是好是壞,可想而知,這樣的醫療可能是世界第一嗎?

 如果國人對醫療沒有正確的觀念,以為方便又便宜就是好,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則國內的醫療品質就沒有改善的可能了!難怪有位病人因為一再地被誤診而失去治癒的機會時,認命地感嘆,在台灣看病本來就是在碰運氣!讓我聽了很心酸。(作者黃達夫╱衛生署醫療品質委員會主任委員)

中華民國93年2月1日星期日
新聞檢索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