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自 由 廣 場

極樂台灣?

☉黃淑玲

  台灣性產業向來與毒品、黑道、失蹤人口、性傳染疾病等犯罪與社會問題糾結不清。自從民國八十年社會秩序維護法「罰娼不罰嫖」條文實施後,雖然性交易仍是不合法,但嫖妓不再受法律的約束與處罰。台灣色情市場更不斷輸入外籍賣性婦女,目前正流行十三、四歲「大陸幼齒」。在民國八十四年至八十八年間,終止童妓協會訪談五四五位外籍賣性者中,就發現一九一人表示被迫或被誘來台。而就在上星期,新竹靖廬收容的大陸女子就有一○三六位(未成年一六二位),與性交易相關案件達五成。由於去年六名大陸女子慘遭推落大海,該事件引起國際矚目,日前聯合國已將台灣列為人口販賣的主要輸入國之一。人口販賣主要輸入國!難道這就是台灣未來的國際形象?

  九十一年度政府公部門花費六億一千五百七十萬元(不包括人力資源費用)在防治兒童及青少年性交易工作上。矛盾的是,政府竟也藐視禁止性交易的現行法律,連續四年補助民間團體舉辦所謂的「國際娼妓文化節」,邀請各國賣性者大張旗鼓來台催生性產業合法化、除罪化,並透過媒體大肆宣傳「性工作權」、「性權即人權」、「性交易是一種娛樂」。這些國外妓權者忽視台灣性產業與犯罪與疾病糾葛的問題,性權至上的口號更可能誤導青少年以為:「嫖妓是男生的權利,沒有什麼不對」、「援交是一種正當的工作,是女性情慾自主的表現」。嚴重混淆青少年價值觀,造成性別平等教育的倒退。

  外來的妓權者擁有高學歷,強調賣性與跳脫衣舞的動機無關乎經濟收入,而是一種身體的解放。她們要教導台灣女人「放得開」,還強調「性工作」不會損及身心健康,並將普遍發生在賣性婦女的自卑、吸毒、自殺與婚姻不幸等問題歸咎於娼妓的社會污名。這種說法不但過於樂觀且嚴重不符事實。國內外成年婦女大都是迫於經濟需要而不得不賣性、或當舞孃、拍攝A片。許多人的經驗之慘痛,絕不是用「獲得身體情慾的解放」來說明的。更不用說未成年賣性者,大都是蹺家後受到誘騙或在脅迫下生活。「性自主」與「性解放」的體驗,在賣性的人口中,就算有,也只會是金字塔的頂端︱少數中少數,可以不為生活所需、無懼社會污名,而從容賣性的高級知識份子!

  有人認為既然台灣性交易市場如此龐大,合法化不是更能有效管理嗎?荷蘭與德國實施性交易合法化的後果值得國人警惕。荷蘭的嫖客市場規模極少,許多嫖客是風聞而來的外國男性,全部賣性者大約二萬五千至三萬人,警方估計其中五十%︱八十%是非法的賣性者,外籍婦女佔了大多數。德國賣性婦女有四十萬之多,在西北歐國家中人數最為龐大。德國人向以守法聞名,對於合法性交易的規定鉅細靡遺,嚴格管制賣性者。然合法化無法讓賣性者「去污名」,也無法遏止少女從娼、人口販賣、毒品、東歐賣性婦女湧入等問題。

  馬英九市長曾誓言日本人若敢來台灣「極樂」,將來一個捉一個。台灣性交易除罪化之後,政府如何禁止外國嫖客蜂擁而來?社會要投入多少警力防堵人口販賣與湧入的外籍婦女?性交易過程中經常滋生的性病感染與散播以什麼方式防治?

  鑑於荷蘭與德國的殷鑑與台灣社會狀況,筆者反對「性產業除罪化或合法化」,主張未來的修法方向應該是「不罰賣性者、輕罰與教育嫖客、但要懲罰得利的第三者(包括老鴇、「馬伕」、黑道圍事、場所提供者)」。不罰賣性者的理由在於成年婦女從娼大部分係出於家庭經濟需要,罰金或拘留非但無法嚇阻這些婦女進入性產業,反而迫使她們繼續賣性。處罰嫖客,嚴懲得利的第三者,可賦予賣性婦女相對權力,幫助她們抵抗剝削。嫖客科以罰鍰的目的在使其自付性病篩檢與治療之費用,並教育青少年嫖妓對社會沒有正面意義,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此外,國家政策與社會教育還應倡導平等、非交易的良好性關係,如此才可逐漸解除嫖妓文化的魔咒,讓台灣男女的性關係邁向新紀元。
(作者黃淑玲╱國防醫學院人文社會科學科副教授,婦女救援基金會董事)

中華民國93年2月15日星期日
新聞檢索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