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自 由 廣 場

美國的「黑色恐怖」和「文字獄」

許文憲

  一九六四年美國詹森總統簽署了民權法案後,在司法界也產生了一個「憎恨言辭」(Hate speech)或稱為「偏見言辭」(Bias Speech)這個新名詞。一九六九年,聯邦政府又制定了一個「憎恨罪」(Hate Crime)法律,由各州再立法去執行。其實「憎恨言辭」是一個很有爭論的名詞,但其目的是用在保護少數族群。凡是對於種族、人種、國家起源、宗教、性別偏好或殘障人士用特別蔑視的言辭來傷害或恫嚇,就會構成「憎恨罪」(Hate Crime)。在美國社會中,特別是政界,談論種族問題是一大禁忌,所以政客或政治家對「種族議題」噤若寒蟬。有些人發言不慎,就會引來很多糾纏不清的後續問題,如:丟官、遭解僱、甚至上法庭、罰款及坐牢,這就是民間流傳的「黑色恐怖」。

  二○○二年十二月美國的政壇很不平靜,民主黨及共和黨惡鬥一番,原因是即將接棒當參議院多數黨黨團總召的樂特參議員(Trent Lott),因發言不慎,惹了一身腥。

  原來事情的發生是二○○二年十二月五日當密西西比州的參議員樂特先生去參加共和黨元老舍蒙參議員(Strom Thurmond)的一百歲生日派對時,很感性地說了一些賀辭,如下:「當舍蒙競選總統時我們選給他…我們以他為榮…假若當時我們國家的其他人也跟隨我們一樣選給他,我們就沒有這幾年來的這些問題(指種族問題)」。這一段話引來了媒體及政界人士的砲轟。原來共和黨最資深參議員舍蒙早在一九四八年就曾參加總統競選,當時他是任南卡羅萊納州州長,他脫離民主黨成立一新黨,叫做南方民主黨(Dixiecrat),他的口號是「反對種族整合,施行種族隔離」,無疑地他於大選中落敗了。從此在政壇上,他一直被認為是「種族歧視者」。一九六四年他又脫離民主黨而轉入共和黨,因為他反對詹森總統的民權法案。

  樂特參議員的這一番話,無疑地被解讀為「種族歧視」的同路人。他最後被迫不能當共和黨黨團的總召,但可以不辭參議員的席位,且還須向各方人馬道歉,特別是民主黨一些要人,連布希總統也出面嚴厲譴責樂特參議員的不是,並且為共和黨致歉意。

  樂特欣然接受布希總統的批判並在一個公開的面談時作如下的聲明:「種族隔離是我們國家靈魂的一個污點…種族隔離和種族歧視是不道德的」。此事件後,許多人都很憂慮美國憲法所賦予的「言論自由」受到聯邦法律的「憎恨言辭」導致「憎恨罪」的箝制了。很多人都認為「樂特事件」受到最大傷害的並不是樂特自身或是共和黨的名譽,而是美國憲法第一條修法及第十四條修法的傷害。就因為「憎恨罪」法律的存在,而引起了一些很令人爭議的「文字獄」。

  美國的「文字獄」和中國清朝初期的「文字獄」有異曲同工之處。相傳清朝初期有一讀書人因為說了「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就被提去砍頭;不久前在德拉威州,一小學四年級老師在上課時教了新的單字「niggardly」吝嗇地,而被一個黑人的家長控告她故意教和「nigger」黑奴發音相近的字,該老師被判入牢四十五天;愛達荷州有一個白人婦女遭黑人肢體攻擊,她大聲尖叫後,她的丈夫(白人)趕來營救,在氣憤下她的丈夫罵該人「黑奴」(nigger),結果警察抵達後不逮捕攻擊婦女的黑人,而是逮捕遭肢體攻擊婦人的丈夫,因為他犯了「憎恨罪」;在密西根州更有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文字獄」事件:巴頓小姐(Janice Barton)和她的媽媽在街上談話,她說:「但願這些斯比克(spics)能去學習講英文。」這話剛好被一位下了班的西班牙裔副警長聽到,他就暗自跟蹤她到停車場,記下她的車號,隨後她就被逮捕,以「憎恨罪」被控告而坐牢。Spic這一字是指講西班牙話的人的輕蔑用語。

  幾年前在華府的媒體以斗大的標題「一個字爆發了華府的種族緊張」來報導一件可笑的「文字獄」。這一個字niggardly是吝嗇的意思,而nigger是黑奴的意思,兩個字中有共同的前四個字母,且發音很相似。事件的發生原因是一位市政府公共事務官(白人),也是新任市長(黑人)的特別助理,當他和兩個黑人下屬查看預算時,對他們說:「我一定要很吝嗇的用這些預算款」。他用niggardly「吝嗇」這一個字,但兩個黑人下屬誤以為是nigger「黑奴」,所以一狀告到黑人市長威廉斯(Antony Williams),該白人事務官被迫辭職,許多事務官的同事為他辯護,提出十四世紀英國偉大詩人喬塞(Chaucer)的作品中就曾用到Niggardly的字眼,豈有蔑視任何人種的涵義;也引用到基督教的新約聖經哥林多後書第九章第六節聖徒保羅的話:「要記住:少種的少收;多種的多收」(......with a niggardly hand will also reap a niggardly crop......)此經節中用了niggardly兩次。因此該事務官的命運總算由免職改為調職。這又是一樁莫名其妙的「文字獄」,也是一「黑色恐怖」事件。

  綜觀台灣政壇似乎沒有言論的尺寸規範,難怪「菜店查某」、「肖查某」、「恰查某」、「老處女」…等等「偏見言辭」都出籠。幸好我們尚無「文字獄」,所以可以放心的說話。在展望未來新憲法創制的同時,可注重「偏見言辭」或「憎恨言辭」的限制。(作者許文憲╱醫師、台灣基督徒醫學協會理事長)

中華民國93年7月26日星期一
新聞檢索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