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焦 點 新 聞

東鼎投資案已到解密時刻

 
東帝士企業投資「觀塘工業區」內幕一一揭露,當年陳由豪一路被指享有「特權」,其中最被詬病者,莫過於經濟部在台電大潭電廠核定前,即核准東帝士觀塘工業區暨工業港開發權,甚至造成後續參與大潭電廠供氣招標之相關廠商必須遠赴台中港興建接收站,這一連串不合理現象已到解密時刻。

  東帝士集團八十五年成立「東鼎液化瓦斯興業股份有限公司」,著手「觀塘工業區」開發工作,再循工業區內附設「觀塘工業港」等途徑,建造進口天然氣接收站,目的在取得長達二十五年、預算規模達四千億的台電大潭電廠天然氣供氣合約。

  建港是接收進口天然氣的必備設施,要取得大潭電廠供氣合約,目標就是要建港;建港可透過商港法由交通部出面興建,另一項「終南捷徑」則是循促進產業升級條例,先建工業區,再提出附設工業港申請,一旦獲經濟部許可,即可自行建港。

  東鼎被詬病的「黑金」往事,即圍繞著報編工業區、報編工業港、乃至於大潭電廠天然氣招標等過程一幕幕上演。

  東帝士集團原本是東鼎公司原始創辦人暨最大股東,東帝士總裁陳由豪與國民黨前政府執政高層關係親密,甚至有能力將當時主管產業的前行政院第五組組長李端玉挖角到東帝士,擔任東鼎公司、建台水泥、東盟開發等關係企業董事長,親手負責觀塘港早期的報編開發工作。

  據曾經會辦過觀塘工業港的財經官員回憶指出,李端玉挾其在中央政府的人脈與輩份,在與政府協調工業區開發、環評、土地、租稅等問題時,姿態非常高,不願具名的中央官員表示,可見背後的支持力量不容小覷。

  目前已取得台電大潭電廠天然氣供應合約的中油公司,在八十三年張子源擔任董事長時,一度擬與東鼎合建北部天然氣接收站,但因當時中油評估候選地點桃園觀塘冬季海象不佳、潮差過大,天然氣接收站安全操作日數過短而拆夥。

  雖然與東鼎拆夥,但中油評估,如果不拿下大潭電廠供氣合約,勢必因國際天然氣價下跌,遭受第二家供應者排擠;且中油購買天然氣的合約卻是「Take Or Pay」(不提貨仍需付錢)的剛性合約,最糟的情況下,每年會虧損達四十億元,因此在陳朝威出任中油董事長後,即對爭取北部第二座天然氣接收站主導權態度轉趨積極。

  中油才剛想通,卻被經濟部澆一盆冷水,八十七年經濟部明令北部第二座天然氣接收站以「民間」投資為主,排除國營事業中油公司參與競標的可能性,東鼎公司幾乎是以壟斷姿態,領先國內外競爭者,埋頭大搞獨家生意,經濟部朝中油放的這記「冷箭」,中油上下都覺得可疑。

  東帝士集團在亞洲金融風暴後,營運漸露疲態,八十八年因財力不足,逐步找人接手東鼎經營權,八十九年政黨輪替後,陳由豪即讓出部分東鼎股權。

  政府處理東鼎投資案最被質疑的問題,出在台電大潭電廠供氣合約根本還沒開標,但在政策上卻先撥付東鼎大量資源;政府理當將觀塘港興建權交給大潭電廠供氣合約得標者來主導,但東鼎在尚未確認得標前,經濟部即核准其工業區暨工業港之編定申請,而東鼎取得建港權的地點,正是緊鄰大潭電廠的海邊│桃園觀塘,等於將這塊珍貴國土暨海岸線及其開發權,無條件交給東鼎。

  曾參與審核東鼎投資案的財經官員直陳,觀塘工業港核准原因是因為東鼎「配合國家天然氣政策…」,但大潭電廠連標都還沒開,東鼎沒拿到標案,怎麼去「配合」政策?當初核定建港的理由根本不存在!官員直言,一切都是「高層壓力」使然。

  因壓力過大,當時承辦觀塘工業區暨工業港開發案的工業局官員,前二年已有人提前辦理退休。

  之後,台電大潭電廠供氣標引來多國干預,包括美商愛克森美孚、法國道達爾、英商英國石油、荷商殼牌等國際大能源商,都透過該國駐台代表,向行政院甚至總統府直接抗議。在國際壓力下,行政院終於對中油解禁,開放中油參與投標,並多次下令檢討台電大潭電廠投標資格,但東鼎因起步最早,仍享有時間優勢,別的投標團隊都在苦苦追趕。

  從目前暴露出來的訊息顯示,東鼎被外界詬病的「黑金」紀錄橫跨三屆總統任期,從民國八十年代初期東帝士計畫介入北部天然氣接收站、八十五年組成東鼎公司發動投資開始,即一路獲前政府默許,外商批為「偷跑」,目前的政府,雖然深知東鼎在開發過程中的問題,仍照案通過其工業區暨工業港報編。(記者陳中興)

中華民國93年7月28日星期三
新聞檢索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