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政 治 新 聞
 

陳文成之死╱沒人認錯 要我們去原諒誰

記者彭顯鈞╱專訪
  「這是一件可怕的政治謀殺案!」陳文成博士的二姊陳寶月女士說。

  廿三年過去了,陳文成案的真相仍未大白。陳寶月說,過去國民黨執政時代,即使希望渺茫,他們仍不放棄追求真相,如今政黨輪替,新聞媒體全面開放,政府和社會更應該給家屬一個真相。

  「這當然是一件政治謀殺案,要不然當時蔣經國政府為何要派人和她的父親談,想要以廿萬元解決這件事!」陳寶月以高昂的聲調說出當年的秘辛。

  她說,父親當然不可能接受,不但嚴厲加以拒絕,還說「我養兒子養到這麼大,被人殺死、死得不清不白,我要的不是錢!」
  陳寶月回憶說,父親生前一直希望找回真相和公道,奔走多年後,依舊沒能如願,這是家屬心中另一個遺憾。

  回憶起弟弟陳文成的死亡,陳寶月說,一九八一年五月,陳文成赴美深造六年後返台探親,七月二日上午,警備總部來了三個人將他帶走,他們身上有槍。

  她說,陳文成被抓走以後,家人急得到處打電話詢問,但都沒有結果。直到二日晚上,警備總部的人說,「已經直接把陳文成送回美國。」

  但是,隔天下午,北市古亭分局員警通知他們,陳文成在南京東路車禍死亡,要家人到台大醫院認屍。後來,警總的人又說二日當天已把陳文成送回家裡,但隔天陳文成陳屍在台大校園,他們竟說陳文成是「畏罪自殺」。

  陳寶月強調,國民黨政府有這麼多種不同的說法,他們到底在掩飾什麼?這根本就是政治謀殺。

  陳寶月清楚地表示當時看到弟弟遺體的景象,她說,「陳文成的脖子曾被電擊棒電擊,十根指甲曾被細針刺,五臟六腑都被打爛了,生前還被灌毒藥,家屬撿骨時發現骨頭都是黑的。」

  「陳文成就是被國民黨特務刑求致死的!」陳寶月說,當時家屬發現疑點重重,原本要召開記者會伸冤,但是沒有新聞記者敢來,當時的政治氣氛真的很可怕。

  她說,現在政治開放了,媒體也自由了,但是我們的社會對這樣的案件好像沒有興趣了。陳寶月說,他們也想要寬恕,想要原諒,但至今沒有人願意承擔這個錯誤,「我們要怎麼原諒?」她說,政治受難者家屬最希望獲得的是真相和正義,而不是金錢補償,她要求政府公佈過去侵犯人權的相關檔案資料,讓真相公諸於世,還給家屬一個公道。


若無意外 他是統計學巨擘

〔記者黃以敬╱台北報導〕回憶起二十三年前陳屍台大校園的旅美博士陳文成,陳文成就讀台大數學系大四時的老師、台大數學系教授楊維哲昨日指出,陳文成不僅是相當聰明有創意的學生,也很會打籃球,大家都稱呼他「大牌」,因為他在同學中的人緣相當好,是很受歡迎的學生領袖之一。

  陳文成是在一九六八年以五百分的第二名成績考上台大數學系;一九七四年服完兵役後再進入台大數學所,而後獲得美國密西根大學獎學金赴美進修。

  據了解,陳文成在初中時代,就已經培養出一套讀書思考方法,走在馬路上時常會停在路邊觀察樹葉,再回去與課本印證。

  陳文成研究數學,也是經常以一張張的卡片寫下題目的解法,再深入追究還有沒有其他解法,這種追根究柢的精神,奠下日後研究數學的契機。

  楊維哲於一九七一年回國任教,陳文成大四時曾選讀過他所教的「理論力學」,楊維哲指出,陳文成是一位非常聰明、有創意、還有點「搞怪」型的學生。

  陳文成主要研究統計學相關領域,如果現今還在世,依照他的潛力與研究熱忱,應可成為中央研究院院士,在統計學上大有成就。

  楊維哲指出,陳文成不僅很會唸書,也是體育健將,很喜歡打籃球,人長得高大英挺,體格很好,人緣也很好,同學和教授們私下都稱他為「大牌」,顯示在學校裡是相當活躍的人物。
中華民國93年7月5日星期一
新聞檢索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