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社 論
中華民國93年7月5日星期一

「一國兩制」再也壓不住香港民主運動了

  七月一日,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屆滿七年。七年來,北京口中的「港人治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全部都變成芭樂票了。現在,主權回歸後的香港,不但經濟江河日下,失業率居高不下,連僅有的自由都不斷緊縮。難怪,繼去年七月一日的五十萬港人大遊行之後,今年七月一日又有五十三萬港人走上街頭,表達心中要求民主的怒吼。

  今年以來,眼見北京對香港的箝制日益加緊,港人乃要求北京依照「基本法」的規定,在二○○七年普選行政長官,並於二○○八年全面普選立法會議員。不過,北京在今年四月,透過全國人大常委會正式否決了這些民主要求。更令港人忍無可忍的是,北京不但拒絕在二○○七、二○○八年普選行政長官、立法會議員,甚至給了港人「遙遙無期」的答案。

  過去的殖民時代,英國以高效率、廉潔的文官體系治理香港,港人除了享有經濟繁榮、社會安定,並沒有政治權利,當時大家都以「經濟動物」來形容港人。直到末代港督彭定康,才開始在香港進行民主改革,讓港人享有選舉立法局議員的權利,港人基於對香港前途的關心,其政治意識快速覺醒。然而,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中國之後,北京全盤推翻了彭定康的民主改革,將香港的政制倒退到今天的境地:行政長官與多數立法會議員形同由北京欽定。

  北京為了九七和平收回香港,承諾「港人治港」、「一國兩制」,以安撫香港民心,並回應國際社會的關切。隨著北京的手腳逐漸伸進香港,所謂的「港人治港」、「一國兩制」早就被北京棄如敝屣。如今,北京毫不諱言,所謂的「港人治港」是指「愛國者治港」,而民主人士不算是「愛國者」;至於所謂的「一國兩制」,「一國」永遠在「兩制」之上,言下之意,如果危及「一國」的原則,「兩制」就無法存在了。

  「港人治港」、「一國兩制」面臨夭折的命運,與台灣的民主發展息息相關。原先,北京企圖把香港當作「一國兩制」的樣板,以吸引台灣人民接受「統一大業」。其實,這種如意算盤一開始就打錯了。香港是殖民地,對於主權回歸中國沒有發言權,相反的,台灣是主權國家,台灣的前途需由二千三百萬人民來決定。台灣十餘年來的民主改革,使得被壓抑的主流民意充分彰顯出來,絕大多數的台灣人民以行動向中國說不,二○○○、二○○四年的選舉結果,尤令北京認清所謂「統一大業」根本是空談。在這種情況下,香港「一國兩制」的樣板作用,當然也不復存在,北京對香港的箝制也就愈來愈緊了。

  台灣的民主愈益鞏固,卻使香港的民主前途更加坎坷,這種演變的確值得注意。美國國會邀請香港民主人士赴國會作證顯示,國際社會已經對香港的未來甚表憂慮了。同樣值得注意的是,近兩年來的港人動向,特別是兩年的七一大遊行,等於向北京高聲怒吼:港人的民主要求未達目的是不會終止的。可以想像,只要北京對港人「還政於民」、「爭取普選」的主張不理不睬,香港的民主運動便會成為北京永遠的背後芒刺。

  對於北京高層而言,也許香港只是一個彈丸之地,即使民主運動一發不可收拾,也大可比照八九天安門事件的處理方式,硬把民主怒吼壓抑下去。不過,這就像北京膽敢以武力侵犯台灣,企圖改變台灣作為主權國家的現狀一樣,必定會嚴重損害到國際社會對中國經濟發展的信心。因為,這些行動等於是火柴,足以點燃中國各地社會潛伏的動亂因素,讓中國發展經濟所需的穩定環境為之崩潰。

  二十多年來,中國經濟改革產生的一大難題是,在經濟領域快速轉向市場經濟之際,政治改革方面卻不進反退。其實,計畫經濟變成市場經濟本身就意味著,人民的選擇自由和選項都增加了,這種變化反映在政治上就是對「一黨專政」無法再忍受了。大家都會質疑:既然經濟上有更多的選擇自由和選項,有合乎人性欲求的市場原則在主導,為什麼政治上卻不能有選擇自由和選項?為什麼沒有合乎人性欲求的民主原則作為基礎?

  香港的市場經濟領先中國,也比中國早一步呼吸了民主文明。在歷史的道路上,要求「還政於民」、「爭取普選」的港人,顯然是站在正確的一邊。自古以來,人民的民主怒吼,從來不會在實現以前消音,香港自不例外。兩年的七一大遊行說明:港人對回歸中國已不存有絲毫幻想,他們已經決定由自己來主宰香港的民主前途了!不論北京如何橫行霸道,香港的民主終如大江東流擋不住,一旦港人獲得民主勝利時,北京對內對外的「鴨霸」就會難以為繼了。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