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自 由 廣 場

「境外腎臟移植」須考量病患安全與醫學倫理

☉牧草青青

  部份立法委員欲修法將境外腎臟移植納入健保給付,將比照國內腎臟移植每例補助二十萬元。其理由乃國內腎臟器官來源短缺,每年約有三千人等候換腎,卻只有一百多人能獲得;而洗腎之醫療耗費龐大、病患之生活品質亦不理想,藉健保給付境外腎臟移植,將可提高換腎比率進而節省健保財務負擔。

  過去幾年來台灣之末期腎臟疾病(End stage renal disease, ESRD)病患至中國進行換腎漸漸形成風氣,這種器官交易現象不只存在於海峽兩岸,來自日本、新加坡、英、美、加拿大、以色列……等富裕國家之病患,透過仲介之安排,旅行至中國、印度、泰國、菲律賓、土耳其、保加利亞國民所得較低之國家,進行器官移植之現象亦存在良久,這種跨國的器官市場交易行為,在人權與倫理上飽受抨擊。

  台灣之醫療水平與國民平均所得遠高於中國,然而健保之腎臟移植給付一例僅二十萬元;國人透過仲介到大陸換腎之價碼百萬元以上,這中間的價差除了交通、醫療費用,當然是付給仲介及購買器官所用,所以境外腎臟移植本質上是一種器官買賣的商業交易行為。器官買賣是否不道德、應不應該被容許是醫學倫理學探討的課題,贊成者主張基於個人對自己身體的所有權與自主權,應該容許個人在不危害生命及健康為前提下、可以出售器官以換取其意欲之利益;反對者則指出,現實的情況是器官提供者往往都是社會上最貧窮、弱勢或失去自主能力的一群人,處於不幸、不利的境遇中而受到威脅或利誘;例如印度的年輕女性、監獄的死刑犯、需錢孔急者、急診昏迷的病患而由家屬代決者…,對於這些人而言,其自主意志及身體自主權根本不存在,基本人權業已遭剝奪,就算他願意成為器官提供者,絕大多數也是出於無奈、受到脅迫或操控。這也是為什麼富裕國家中可供購買器官的來源總是稀少,因為生活過得去的人,誰願意犧牲生命與健康而拿自己身體的一部份出來販賣呢?購買別人身體的仲介魔手便伸向貧窮而人權保障低落的國家。(本文並不涉及基於利他動機之器官捐贈的探討)

  因此,有關器官買賣的醫學倫理辯論總是反對的多,更沒有任何倫理規範或國家法律是支持器官買賣合法化。世界醫學會(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 WMA)在二○○○年第五十二屆大會公佈人體器官與組織捐贈與移植宣言,禁止器官買賣。

  直接參與器官買賣或間接以政策鼓勵器官買賣都是違背醫學倫理,台灣雖不是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會員國,卻是世界醫學會(WMA)的會員國,我國代表參加的醫界組織是「中華醫學會」與「台灣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學者Rothman曾指出,當年中國申請加入WMA時,WMA官員曾提出條件要求中國必須同意主辦有關器官移植倫理之國際會議,並且要特別討論使用受刑人器官的問題,中國同意後才被接受為會員國,然而事後卻無限期地延後此會議的舉行,WMA也沒辦法。台灣在WMA的會籍比中國更早,幾年來醫界代表例如全聯會理事長吳運東大使、教育部醫教會主委黃崑巖教授、衛生署李龍騰副署長都曾參與WMA之世界大會,爭取其他會員國對我國加入WHO的支持,身為WMA會員國的台灣,對上述宣言應該謹慎參考,勿輕易違背。

  當務之急是如何在我國加強器官捐贈之勸募工作、提升器官的來源,並建立有效公平的分配機制。半官方單位的「財團法人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一年來已重新出發,與各醫學中心合作,朝有效勸募與公平分配建立制度,讓我們期待,也督促、協助他們。(作者為台大醫院醫師,牧草青青是筆名)

中華民國93年3月2日星期二
新聞檢索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