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自 由 副 刊

◎王家祥 圖◎閒雲野鶴

 有一片森林有一種奇異的魅力吸引我不斷地回去,這片森林的規模嚴格來說並不算森林,頂多只是這裡一小片樹林,那裡一小片樹林,還有幾棵百年大樹的樹冠實在太大太濃密,濃密得將古老的歲月緊緊包覆住,讓時間無法流動!

 這片森林從前並不是森林,有一些無人居住的老房子隱藏在森林之中,這些老房子建造的年代看起來很久遠了!除了少部分是晚期的磚造之外,大多數是木造的日式建築,有些傾頹還不嚴重,保存還算完整的,可以由外觀看出那時代糖廠宿舍居住環境的細緻典雅,有些曾經是木造房子所在的庭園,只剩約略的地基還明顯看得出來,可以想像它已不耐歲月的侵蝕而倒塌,然後遺體被慢慢清理掉了!原來的屋基被灌木荊棘進駐有一陣子,小樹都長成林!古樸而幾乎人去樓空的糖業社區,人力力有未逮管理未及的角落,便演替成豐茂的野地。

 你要說這裡是一片森林也可以,要說它是一處廢墟也沒錯,嚴謹一點地描述,它是橋頭百年糖廠的日式木造宿舍區,在成為老舊廢墟之後,原本這裡的居民在庭院裡所種的各種小樹和鳥兒帶來的、風吹來的、屬於曠野的種子,長出了許多野藤灌木,紛紛成了大樹,圍成了灌叢和樹林,逐漸占據了屋舍,取代了庭院,快要把一處日治時代闢建的花木扶疏的高級住宅區,演替成種甘蔗之前的原本荒野了!

 這樣的森林野地,迷人的不僅是植物青翠茂盛,濃蔭蔽天,更有古蹟廢墟所散發的歲月的神祕氛圍。

 歲月正在緩緩打造、雕琢這處廢墟邁向終極之美,由於時間久遠,偶爾一塊古樸腐朽的木頭窗櫺掉落,新近躺在落葉堆滿的庭院裡,下一場雨,沒多久便被淹沒在泥土中了!濃蔭下四處可見的磚造防空洞,幽暗的洞內通道令人疑懼不知通往哪裡?或者天黑之後,這裡地下有知的老靈魂會從防空洞底走出來,回到他們的舊家點亮燈火;由於廢墟的緣故,在這裡時間彷彿暫時是被凝固的,凝固在上一個時代的末端餘殘中,但不知何時,時間會再度前進。

 我喜歡傍晚下班後來到這裡避靜散步,喜歡日式木房的細緻與古意,喜歡這一片寧靜的樹林子,喜歡老房子淹沒在樹林子之中那種警世的氣氛,喜歡大樹與野藤灌木進駐,覆滿了庭院,甚至由洞開的窗戶或破損的屋頂侵入某個房間的荒涼,喜歡落葉堆滿了偏僻的角落厚厚一層無人打掃,那種傾頹與腐朽偶爾會透露一些生活的禪意,當然這裡還是有人利用管理的,附近的居民也常來這裡晨運,踏出一條小徑,裝了一些簡易的運動設施,原本是荒廢花園的地方被勤勞的老婦人偷偷清理乾淨,闢來種菜,大概糖廠的管理也與鄰交善吧!我可以想像從前這裡曾是花木扶疏的花園住宅,能夠入住裡頭的木造宿舍,得是當年糖廠的高級幹部,然而美好的事物總是會消失的。

 森林再度回到糖廠宿舍廢墟庭院裡,包覆著過去的歷史,播放著迷人的氛圍,我不敢多加探望那木造房子的幽微內部,隔著庭院深深的荒涼草木,被草木圍繞的木屋人去樓空之後的景況,與我有重重無形的阻礙,我這邊是二○○四年的進行式,草木包圍的那邊是停滯在二十年前或三十年前未知的過去式。

 我甚至覺得他們從未搬離過此地,這處老地方,他們只是換個方式繼續生活而已。

 「住在這兒的男子在伊媚兒給我的信中提到,他最喜歡站在糖廠宿舍瞭望宿舍旁一望無際的蔗田,還有蔗田裡一條小路通往離宿舍不遠的墳塚葬著他的愛妻,他永遠不能再見到她了!他每天朝思暮想,無法離開他仔細呵護的花園,深怕他的愛妻魂魄有一天回來,找不到他們的庭院……,我在這裡來回找了好久,才恍然大悟!」那個女孩很認真地對我說道。

 不尋常的故事是這樣的,我遇到一位不尋常的妙齡女子背著行囊在昏黃的傍晚獨自走在樹蔭濃密的糖廠宿舍,偏僻的尾端一角,我知道那兒有些不太對勁,二年前才發生一個計程車司機選擇在這處僻靜無人的角落,在一株大樹上上吊自殺!那兒最尾端的巷子是橋南村興糖路十四巷,還有一條小路通往最裡頭的幾間廢棄的房舍,房舍是糖廠晚期才興建的歐式磚造住宅,還很堅固,屹立不搖,看起來住戶好像是晚近這幾年才搬走的,不像前頭一巷、二巷的木造老房子已經壞損得差不多了!那位妙齡女子站在門牌號碼:興糖路十四巷十四號的廢棄房舍前探頭探腦,徘徊許久,快天黑了還不肯離去,恰好遇到我下班後來到這裡散步,通常我會待到天黑才離開,我好心警告她這裡很偏僻,女孩子不宜一個人獨自久留。

 「我記得是這間屋子沒錯啊?怎麼半年沒來便成廢墟,人去樓空了呢?」那女孩滿臉疑懼地自言自語,我看她很快便強壓住驚慌,轉過頭來平靜地跟我說話,應該是見過世面的人。

 眼前這位女孩的氣質很獨特,穿著的樣子看起來似乎像個藝術家,膽子大得很,一點也不怕我的突然出現,而她的大袋子裡也帶了畫具畫板之類的東西,隨手帶著行李,一定沒自己開車,由火車站走過來的。

 「先生,你認識住在這間屋子的主人嗎?」她主動問我。
我搖搖頭。
 「我住在淡水,今天下午從台北搭飛機下來,又從高雄轉電車過來。」
 「還有另一處新的『興糖路』嗎?」那女孩納悶地問。
我搖搖頭。
 「半年前的一個傍晚,我來過這裡,還是有人住的。」那女孩提高分貝地說。
 我心知不妙,覺得她沒有必要對我開玩笑。
 「我來交一幅完成的畫,我是個畫家,這間屋子的男主人在網路上徵求畫家畫一張他的亡妻畫像,那是半年前的事了!這則徵人啟事讓我感動,剛好我要南下墾丁寫生,便主動向他聯絡接了這工作,順道經過橋頭來拿他亡妻的照片,他在信中說他住在橋頭糖廠老宿舍,那是一處周遭有廣闊蔗田圍繞的地方,他的庭院花木扶疏,尤其種了很多玫瑰,他深愛的妻子所種的花草樹木,他都小心呵護照顧得很好。」女孩細細地說分明。

 「我記得他說他在找尋永恆,他的家園無法永恆,他的玫瑰無法永恆……他需要一張畫像把他的花園和亡故的妻子載入永恆。」女孩有時變得有點自言自語,叨叨絮絮。
 「小姐,妳會不會記錯地點了?」我問。
 「我想也許有可能!半年前那一幕我還記得,那個面色蒼白的中年男子並未邀請我入內,只是把照片拿出來給我,不過我們在花園裡談了一會兒,因為我趕著要去墾丁,我想我是被他的真情感動了!決心要把這張畫像畫好,他把玫瑰花照顧得很漂亮。」女孩淡淡地說。
 「這間屋子已經荒廢不止半年了!」我靜靜地說。
 「後來我們又陸續通了很多封信,他還說初次見面,便覺得我長得像他妻子年輕的時候,他的妻子年輕時也愛畫,愈了解他就愈沒能將畫像畫好交給他,畫像這事拖了半年,直到我終於把畫畫好,寫信告訴他,他卻不再回信,失了聯絡。」

 「原本他所習慣站在屋前瞭望蔗田的視野,已經被一片茂密的樹林所遮蓋,但是剛剛站在宿舍入口的位置,的確可以看見一整片甘蔗田,而且真的有一處橋頭鄉的公共墓園就在糖廠宿舍末端,興糖路十四巷的隔鄰。」女畫家自言自言地說道。

 「我經常來這裡散步,這習慣維持了好幾年,從來沒看過這屋子裡有人住,更沒有玫瑰花啊!」我不忍心地說。同時心想︰這個人到底在哪裡?真的住過這間房子嗎?他存在嗎?天底下果真有這種事?我也很好奇。

 難道森林果真包覆著這處廢墟的歲月,使得它的時間無法外流,住在裡頭的人始終停留在過去,眷戀著過去;說真的,每當我散步在這片濃蔭化不開的房舍廢墟中,我一直有這種奇異的感覺。

 女畫家似乎並不怎麼在意對方到底存在不存在?真是挺怪異的一件事!

 「我懂了!我已經幫他完成心願!」女孩落寞地說。
 「你看,這是我幫他畫好的妻子畫像,他給我的是一張黑白照片,我依照來過糖廠宿舍看過花園後的印象,把它畫成彩色的,你看,畫得美不美?」女畫家喜悅地說。

 這張油畫的確畫得很好,寫實功力很強,畫中女子所站的背景是一處花團錦簇的庭園,庭園內種滿了玫瑰花,畫家真的有一種魔力讓它永恆了。

 「他在信中說,希望他的庭院裡,花兒永遠盛開,希望他的美麗的妻子,永遠健康漂亮!」
 「我真希望我是他所愛的女人!」女畫家眼神茫然地說。
 「咦!這張女子畫像好眼熟喔?」我驚訝地想起好似在哪兒見過?
 「走!我想起來了!就在附近,趁天黑之前快去找。」我好像找到答案似地,全身湧起一股不可思議的力氣。

 那女畫家倒很信任地肯坐上我的摩托車跟著我走,我騎著摩托車繞進糖廠旁熟悉的鄉間小路,兩旁盡是休耕已久、長滿綠草的甘蔗田,遠方是低矮連綿的觀音山脈,我要去一處公共墳塋,那兒有一張墓碑上的照片我也很眼熟。

 果不其然我們找到了!畫像和其中一座墳塋,鑲嵌在墓碑上的年輕女子遺照神似,若不是一是用畫的,一是黑白照片,可以說,簡直是一模一樣。

 雖然我常騎車經過這一帶的鄉間路,也常快速瞥過亡故者的照片,倒是頭一回停下來仔細去讀這一座墓碑上的刻文,好淒涼。

 希望庭園中的花永遠盛開,希望庭園中的妻永遠美麗。

 女孩不將那張畫作收回袋中去,卻逕自放在這座似乎久未整理的墳塋旁。

 「不打算帶回去了?」我訝異地問。
 「沒有必要吧!」她懶懶地說。
 「不打算交給那個癡情的男人?」我又問。
 「你覺得他還存在嗎?」女畫家倒是很好奇地看著我。
 「我不知道!難道妳早有心理準備他已不存在,他是個過去式的人?」我說。雖然嘴巴不說撞邪見鬼,可是內心裡的確是這樣想的。
 「我如何對一個偶遇的陌生人述說此刻內心的想法!你說他不存在嘛,他卻讓我打從心底畫了一張我從未謀面的女子畫像,而且讓我來到這裡,如果他是鬼也沒什麼好怕的,他只是一個心願未了的鬼罷了!一直眷戀著過去。」女孩無所謂地說。
 「妳努力的畫作讓他安息了!不是嗎?」我倒有點感動地說。 
 「他的花園在妳的畫中重生了!他的妻子在妳的畫中永遠美麗呢!」 
 「我知道……我畫出了他要的永恆!」女孩嘆了一口氣。
 「原來,永恆藏在一張畫裡頭,我以前怎麼不知道!」女畫家苦笑道,神情顯得有點失魂落魄。   ●

中華民國93年11月17日星期三
相關新聞
橋南村興糖路
私人辭典
【鎖鏈】
〈即時紀事〉
讓台灣文學出走
德法台灣文學國際研討會
黑蝶之吻
以愛為名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