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頭版新聞
焦點新聞
政治新聞
生活新聞
國際新聞
自由廣場
社會•體育
社會新聞
體育新聞
寰宇探索
台灣蒐奇
財經新聞
財經焦點
證券理財
影視娛樂
影視焦點
影視綜合
生活藝文
流行消費
3C生活館
家庭.兩性
健康醫療
自由副刊
青春Pasta
藝術文化
休閒旅遊
自由評論
今日社論
自由談
鏗鏘集
專題報導
服務專區
樂透彩券
統一發票
訂報服務
首頁 特別報導

《論台灣制憲》制憲正名 台灣唯一活路

作者 ╱ 宗像隆幸,亞洲安保論壇幹事

* * *

制定台灣憲法就能確立主權國家與民主主義

進而讓台灣得以加入國際社會

* * *

《作者素描》宗像隆幸 有獨到見解

能把自己的一生全部投入台灣獨立運動的日本人並不多,宗像隆幸是其中的一人,他在台獨運動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受到台灣獨派人士的共同評價,他最近在日本發表的「制定台灣憲法就能確立主權國家與民主主義進而讓台灣加入國際社會」的論文再受到注目。

現年六十八歲的宗像隆幸,出身於日本鹿兒島縣,他與台灣獨立運動的接點始於在明治大學學生時代與現任駐日代表許世楷的認識。

在此以前,宗像隆幸對台灣沒有任何認識,更不知道台灣人當時是在蔣介石獨裁政權之下遭到嚴厲的控管。

總統府資政彭明敏、獨盟主席黃昭堂、駐日代表許世楷等人年輕時代在日本從事台獨運動時都少不了宗像隆幸。

日前赴台灣參加黃昭堂夫人喪禮的宗像隆幸,昨天在台灣接受本報記者的越洋電話訪問時強調,台灣的政府一直在說「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只是一廂情願的,在沒有國際的承認下,只是一種自我安慰,因為「中華民國早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國際間並不承認中華民國還存在」,在國際社會中,「台灣的唯一活路就是制定憲法,把國名改為台灣」。

自一九六一年大學畢業後到目前,除了有兩年在文化團體服務之外,宗像隆幸把所有的時間全部用在台獨運動工作上,曾擔任過十七年的「台灣青年」月刊總編輯,現任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總本部中央委員的宗像隆幸表示:「台灣越早丟掉幻象中的中華民國,回到現實,國際社會將會越早承認台灣。」

(駐日特派員張茂森)

制憲正名 台灣唯一活路

全世界有一百九十多個主權獨立國家,彼此互相承認也展開邦交,並且被承認加入以聯合國為首的國際組織。但是,台灣只與二十幾個國家有邦交,世界上主要的國家不承認台灣,也將台灣排除在以聯合國為首的大多數國際組織之外。由於在國際間遭受孤立,導致台灣在政治和經濟上蒙受重大的不利,國民在海外旅行時也常遭受各種限制和刁難。

另一項更嚴重的問題就是,台灣被排除在國際間的安全保障體制之外。國際法明文禁止不得對其他國家進行武力的恫嚇或動武,但是中國卻不斷地以武力恫嚇台灣,甚至揚言不惜對台灣動武。台灣如果能成為一個與世界上其他國家一樣是擁有平等的主權獨立國家,被國際社會接納的話,國際間就絕對不容許中國有如此的言行舉止。

台灣之所以遭到國際社會的孤立,也要歸咎於台灣方面在外交上的失敗。因此,為了擺脫遭國際社會孤立的局面,台灣本身就應該採取彌補外交失敗的對策才能因應。但是,儘管如此,台灣在國際社會上遭孤立以來的三十多年間,台灣未曾研擬過足以加入國際社會的徹底對策。

如此說來,台灣會被國際社會接納嗎?為了瞭解這個情況,首先我們必須先釐清台灣為何會遭到孤立的原因。

台灣之所以遭到國際社會的孤立,主要的原因在於,根據一九七一年聯合國大會的表決,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蔣介石政權被逐出聯合國。在探討原因的同時,我們就得追究蔣介石的失敗。當時蔣介石在台灣是一位絕對不可侵犯的獨裁者,因此言及他的失敗是一大禁忌,僅是要做這方面的研究,也可能是一項足以喪命的危險行為。

蔣介石死後,由其子蔣經國繼承獨裁政權,直到一九八七年,才解除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令下的恐怖政治(在台灣稱為白色恐怖)。但是,儘管台灣實施民主化已經長達十年以上,至今這件事還遭到漠視這一點,實在令人感到難以理解。

在此,我再度來探究台灣遭國際社會孤立的原因,思考未來該如何做才能讓台灣加入國際社會。

蔣介石政權展開內戰,一舉得勝的中國共產黨於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宣布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以蘇聯為首的蘇聯圈各國也立刻承認此中華人民共和國。一九五○年一月六日,自由主義國家當中,英國率先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一月十三日在聯合國安理會中,蘇聯提案表示要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以取代蔣介石政權。但是,此提案遭到美國等國家的否決。然而,日後隨著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陸續增加,一般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一事是遲早必然發生的問題。

使得情勢丕變的原因在於韓戰的爆發。六月二十五日北韓(朝鮮人民民主主義共和國)的軍隊入侵南韓(大韓民國)。六月二十七日,聯合國安理會上,美國向聯合國會員國提案,應該支援南韓擊退北韓,這項決議獲得表決通過。這主要是因為,蘇聯為了讓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的提案遭否決,所以在安理會上缺席以示抗議,也因此對於美國的提案無法行使否決權。

同一天,美國總統杜魯門下令美軍出動前往朝鮮半島的同時,也下令第七艦隊出動前往台灣海峽,以防止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台灣的中華民國發生武力衝突。七月七日的聯合國安理會上決議,美國被賦予出動前往朝鮮半島的聯合國軍隊的指揮權,杜魯門總統於是任命麥克阿瑟將軍為聯合國最高統帥。韓國總統李承晚也將韓國軍隊的指揮權移交給美國。受到聯合國軍隊的進攻,北韓軍被逼到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以下,除特殊情形之外,簡稱「中國」)的國境附近,但是十月十九日,由於中國軍支援北韓軍,因此介入了韓戰。

與中國展開戰爭的美國,嚴厲批判過去允許中國共產化的對中國外交政策。由於韓戰導致許多人犧牲,所以美國的國民反中國的情感也相當激烈。在這種國民情感反中國的情況下,美國於是打出了「圍堵中國的政策」。為了阻止中國加入聯合國,美國極力擁護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內的地位。從「中國代表權問題」一詞望文生義可知,爭議點在於究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或中華民國政府才能代表中國。聯合國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之一是中國,因此被承認是中國代表的一方,就能順理成章地當上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沒統治中國大陸寸土的中華民國,要佔有聯合國安理會國的席位,顯然是很不合理的事。因此,隨著歲月的經過,支持中國加入聯合國的國家愈來愈多。於此,美國為了阻止中國加入聯合國,於是採取了一個手段,那就是將「中國代表權問題」列為聯合國憲章第十八條所規定的「重要問題」。經由聯合國大會過半數會員的同意,將「中國代表權問題」列為「重要問題」。而被列為「重要問題」的事項能否通過,則由聯合國大會三分之二會員國以多數決來決定。

一九七○年十一月二十日的聯合國大會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是在聯合國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的代表。蔣介石的代表應即時從聯合國及所有的聯合國組織退出」……阿爾巴尼亞決議案,首度獲得過半會員國的同意通過。贊成者五十票,反對者四十九票,棄權者二十五票。但是,在此之前,由於「中國代表權問題」被列為「重要問題」,因此這個決議是無效的。

翌年一九七一年,國際情勢產生了極大的變化。原本敵對的美國與中國突然開始接觸了起來。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以美國為盟主的自由主義陣營與以蘇聯為盟主的社會主義陣營在世界的舞台上展開對決的態勢,這就是所謂的冷戰。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國共產黨尊崇蘇聯共產黨為大哥,中國與蘇聯誇耀彼此是「兄弟同心團結一致」。

但是,中蘇在社會主義陣營中,發生意識形態之爭,兩國也成了敵對狀態。中蘇兩國在國境上發生武裝衝突,雙方配置大批軍力呈現對峙局面。如此一來,世界上兩大超強國的美國和蘇聯,都成了中國的敵國。中國為了脫離這個困境,於是認為有必要改善與美、蘇其中任一國家的關係。蘇聯和中國都是共產黨獨裁國家,所以意識形態鬥爭相當嚴重,兩國一時之間也看不出有和解的跡象。

至於美國,如果能改善與中國的關係,將有利於冷戰局勢下的美國。當時,美國的尼克森政府正因越戰撤兵問題深陷政治困境。決定從越戰這場泥沼戰中脫身的尼克森總統,將多時高達五十萬人的駐越南美軍大幅撤軍,僅剩下約十萬人左右。但是,很明顯的,如果美軍全撤退的話,北越的軍隊將一舉制伏南越。以防衛自由主義陣營的南越為大義名分而參戰的美國,被責難是拋棄盟友陣前逃亡,也會因而失去威信。此外,美國國民也不會容許政府棄俘虜的美軍不管,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而貿然撤軍。美國一定要與北越方面簽訂和平協定才行。不過,北越認為再下一城就可以驅逐美軍統一南越,不可能那麼輕易就與美國簽訂和平協定的。於是,尼克森政權想到要借助中國的力量。

幾乎未具有工業力的北越,是依賴蘇聯為首的共產國家,與中國的軍事援助才能持續這場越戰的。由於港口與機場都在美國空軍的控制下,因此北越的救援物資幾乎都是以陸路運抵,其中大部分都經由中國。如果沒有中國的助力,越戰根本無法持續打下去。

美國與中國之間,則同樣存在一個重大國家利益的共識。

一九七一年七月,美國國務卿季辛吉密訪中國,與中國的總理周恩來舉行會談。同月十五日宣布,美國尼克森總統將接受邀請,於翌年五月訪問中國,這一訊息著實震驚了全世界,這也意味著美國放棄了「圍堵中國的政策」。美國改變策略,轉而與中國合作,因此該年秋天的聯合國大會上,中國加入聯合國一事也成定局。

美國宣布一個方針,那就是讓中國成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加入聯合國,而中華民國則以一個普通席位的會員國繼續留在聯合國內。中華民國如果要守住聯合國的席位,當時只要蔣介石下決斷的話,就可以輕鬆地保有此席位,蔣介石只要放棄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席位即可保住普通席位,如此一來,究竟哪一方合法代表中國的「中國代表權問題」就不存在了。聯合國大會只要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中國加入聯合國,事情就可以解決,中國雖然要求將蔣介石政權逐出聯合國,但這是不可能的。因為聯合國要將會員除名,需要安理會的建議(聯合國憲章第六條),另外也需要徵得聯合國大會三分之二以上會員國的同意才行(同第十八條)。美國只要在安理會上發動否決權的話,要將中華民國逐出聯合國的議案是無法通過的。

儘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身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加入聯合國,但是中華民國成為一個會員國繼續留在聯合國的話,也等於是聯合國承認中國與台灣各自是不同的國家存在著。這也等於是聯合國承認中國與台灣的紛爭,並非國內問題,而是國際問題。根據聯合國憲章第二條第四項規定「各會員國不得使用威脅、武力或以與聯合國宗旨不符之其他方法,侵害任何國家的領土完整及政治獨立」。中國對台灣要進行武力恫嚇或動武,一切都將遭到禁止,中國也不得不放棄統一台灣。

對中國而言,成為聯合國安理會一事,不僅是她被國際社會公認為世界五大國之一,也意味著她身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可以獲得包含否決權在內的強大權力。這具有相當大的魅力,但是視統一台灣為最大目標的中國共產黨,並不打算以加入聯合國來換取放棄統一台灣的計畫,於是有了阿爾巴尼亞決議案。那就是國際社會接受了中國的想法,讓中國加入聯合國的同時,將中華民國逐出聯合國,中國加入聯合國的議案,如果載明「將中華民國逐出聯合國」的字眼,那此決議案就會變成了聯合國會員國的除名案,要通過這樣的決議案是不可能的。於是在阿爾巴尼亞決議案中,載明的並非將「中華民國」逐出聯合國,而是寫將「蔣介石的代表」逐出聯合國。

這意味著,蔣介石所率領的集團只不過是佔據台灣的一個集團而已,「中華民國並非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際,中華民國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而滅亡」。聯合國憲章第二十三條中載明的五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國名,現在還是寫著「中華民國」並沒有寫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字眼。聯合國也接受「中華民國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而滅亡」的解釋,所以儘管聯合國憲章裡頭載明的是中華民國,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卻佔有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地位。

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這項阿爾巴尼亞決議案在聯合國大會上獲得表決。中國成功地將蔣介石政權逐出聯合國,但是阿爾巴尼亞決議案中,對中國可說是有利有弊,也就是說,其中也存在有利於台灣的地方。因為,既然聯合國認為中華民國已經消滅了,那就意味著聯合國已經承認台灣不是中華民國的領土。

如果,聯合國承認台灣是中華民國的領土的話,那表示中華民國還存在於台灣。台灣並不屈服於其他的國家權力,而是一個擁有自己的領土、人民,在這塊土地上,如果存在實質統治的組織(政府),那就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中華民國政府,實質支配台灣、澎湖群島的住民,因此,乍看之下,是一個主權國家。問題是,中華民國是否擁有統治台灣、澎湖群島的國際法上的領土主權?

一九四五年九月二日,日本簽署投降文書之日,聯合國最高統帥麥克阿瑟發佈一般命令第一號。這項命令在於指示各地的日本軍應該向誰投降。與美軍佔領日本、蘇聯軍佔領滿州一樣,蔣介石政權佔領台灣、澎湖,也是暫時性的軍事佔領。但是,佔領台灣、澎湖群島的蔣介石政權依據開羅宣言及波茨坦宣言,將台灣、澎湖群島解釋成是中華民國的領土。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沿襲這項解釋,主張台灣、澎湖是中華民國的領土,也一併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所繼承。但是,開羅宣言只不過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一九四三年美國總統羅斯福、英國首相邱吉爾、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三人會談後所發表的新聞稿而已。台灣與澎湖並非美國的或英國所屬的土地,因此美國總統或英國首相無權限做如此的處理。即使開羅宣言中記載將台灣、澎湖給予中華民國,但這並不具任何國際法上的效力。勸告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宣言中,雖記載該履行開羅宣言中的項目,但那不具任何效力。戰爭所引發領土的變更,原則上應該是根據戰後和平條約的規定。但是,一九五一年在舊金山締結的「對日和約」當中,雖然日本決定放棄台灣、澎湖,但卻沒有提及其歸屬問題。因此,包含美國、英國、日本等多數國家在內,都認為「台灣、澎湖的法的地位未定」。

如果台灣、澎湖的法律地位尚未確定的話,中華民國就沒擁有國際法上所承認的領土。雖然中華民國領有金門、馬祖,但是,金門、馬祖只不過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領海內,位於中國沿岸的小島而已。即使領有他國領海內的小島,這還是無法具備要成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必要條件。中華民國沒擁有國際法上所承認的領土,早已因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所繼承而消滅的這項解釋是正確無誤的。蔣介石政權只不過是一個佔據台灣的權力集團而已。

自從阿爾巴尼亞決議案在聯合國被提出之後,中國就注意到這項決議案通過表決的話就意味著聯合國承認台灣、澎湖島的法制地位未定論一事。季辛吉在一九七一年第二次訪問中國之際,十月二十一日與周恩來會談時,有以下的對話。

周恩來:「問題是,我們要求其他的提案包括聯合國的席次、在聯合國裡中國的合法權利、全部都應該恢復。在這個提案之下,要插入有關台灣地位問題的條款就不可能了,而且如果這項提案通過的話,台灣地位就成了未定的局面」。

季辛吉:「即使是阿爾巴尼亞案也是如此嗎?」

周恩來:「是有那樣的危險。當然,支持阿爾巴尼亞案的各國沒想過這方面的問題吧」。參考「周恩來 季辛吉 機密會談錄」(岩波書店二○○四年發行,159頁)

所謂「其他的提案」是指,美國提案以外的提議案。實際上,因為多項提案已合而為一,只剩一個阿爾巴尼亞提案,所以這裡指的就是阿爾巴尼亞提案。

「要插入有關台灣地位問題的條款就不可能了」,如果要記載「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這一條文裡,台灣的法律地位勢必要被提到檯面上討論,如此一來提案也無法通過表決。周恩來表示:「支持阿爾巴尼亞提案的各國,沒想過這方面的問題吧」。

以中國的立場來看,各國如果注意到阿爾巴尼亞決議案是在確認台灣澎湖島的法律地位未定論的話,那將是一個棘手的問題。因此,周恩來從第一次會談的時候開始,就對季辛吉不斷地要求,希望美國不要提出「台灣的法的地位未定論」。

季辛吉這一方則問:「即使是阿爾巴尼亞案也如此嗎?」顯示他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個重大的問題點。

對於阿爾巴尼亞決議案,不論是贊成或反對此案的國家,都忽略了這一點。因此,在台灣的法律地位不構成問題的情況下,周恩來成功地將蔣介石政權逐出聯合國。但是,當時如果蔣介石政權毅然表明放棄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席次,那麼周恩來的努力將前功盡棄。

這一點,美國也有責任。蔣介石早已體認到無法保住常任理事國的席次,並且知道應保住聯合國普通席次的重要性。但是,面對外國的代表,如果要獨裁者突然推翻自己長久以來的主張,就得負起政治責任,因此不敢做這方面的發言。但是,美國相信蔣介石的「中華民國是中國的正統政府」這個表面上的說法。

美國為了保住蔣介石政權的席次,於是向聯合國提出兩個決議案。

一是,「有關任何足以剝奪國民政府的聯合國代表權的提案,都要基於聯合國憲章第十八條規定,視為重要問題來決議」。這就是所謂的「列為反重要事項」的提案。

另一個決議案是,「承認北京政府的合法代表權,也擁有安理會的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的席次。同時也承認國民政府繼續擁有聯合國的代表權」。這就是所謂的「雙重代表制」決議案。聯合國大會上,「列為反重要事項」提案遭否決。阿爾巴尼亞提案議決通過。因此,這個「雙重代表制」提案沒有進入議程就無疾而終了。即使美國的提案能夠過關,但也早已注定蔣介石政權將喪失聯合國安理會的席次的命運。

美國不僅與蔣介石政權有邦交,也與台灣締結安全保障條約以防衛台灣。美國對蔣政權表示:「阿爾巴尼亞案通過的話,邦交與安保條約遲早會解除」。美國以此相逼,希望蔣介石交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位子,蔣介石在無奈之下,只有唯命是從。

事實上,蔣介石政權的外交部長周書楷在出發前往聯合國大會之前的九月十三日,召集官員開會時曾表示:「留在聯合國大會是很重要的。只要留在聯合國大會,或許北京就進不來。即使北京加入聯合國,我們也一定要留在聯合國大會」。九月十五日,聯合報在社論中就寫道:「聯合國對我們而言是莫大的財產,是值得固守的陣地。輕易地退出聯合國,我們再也無法找到第二個聯合國」。

當然,如果沒有絕對的獨裁者蔣介石的許可,是不可能有這類言論的。美國政府應該對台灣內部的情勢稍加注意的,可惜華府方面卻不理解台灣的內情。這情形,不管今昔皆如此。

▲TOP 
中華民國93年9月21日星期二

新聞檢索

相關新聞
《論台灣制憲》制憲正名 台灣唯一活路
《論台灣制憲》立足國際 台灣需要新憲
《論台灣制憲》催生新憲 確立民主體制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C)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