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要聞
社會•體育
財經新聞
影視娛樂
生活藝文
自由評論
服務專區
 
首頁 社 論
中華民國93年9月26日星期日

社論

《星期專論》如果連宋當選還有人反軍購嗎?

◎曹長青

 在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上,江澤民交出了「軍委主席」,此舉令不少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驚訝」,無論是CNN的林和立、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HSC)的容安瀾,還是被視為親北京的沈大衛、蘭普頓等,都認為「出乎意料」。

 西方的專家們所以「意外」,因為在這之前,他們都在強調江澤民和胡錦濤之間如何路線之爭。但這次江澤民放權證明,實際上江、胡之間在重大政策上並沒有什麼分歧,因為以江現有的權勢,沒有任何政治力量能把他逼宮下台;他所以能放權,最主要的原因是對胡錦濤放心,認為他完全能繼續江澤民路線。

 西方的專家們,整天對中共高層分析來分析去,劃分誰是鷹派、誰是鴿派,實際上很可能出於做學問的「需要」而誇大了中共內部的路線分歧。從中共過去掌權半世紀的歷史來看,它並沒有什麼真正的鴿派、鷹派,在大的方針政策上,基本都是維護共產黨統治的「專制派」。

 從這個意義上說,胡錦濤獲得了「軍委主席」的頭銜,並不意味中國的政治就會發生什麼變化,也不意味胡氏會有什麼大的作為。

 從蘇共的演變來看,戈巴契夫時代能發生變化,不僅是因為他們的共產領袖已換到第六代、戈氏的前任全部都死亡,他真正掌握實權;更重要的是,戈巴契夫能寫出《新思維》一書,明確傳遞出他已有新的想法,人道主義的思維。而胡錦濤才只是「第四代」,前任還活著,他還沒有真正掌握實權;更值得重視的是,胡錦濤不僅迄今為止的言談中沒有任何新意,而且就在幾天前還信誓旦旦地宣稱,絕對不接受西方的政治(民主)制度。

 再從台灣的政治演變來看,李登輝繼任總統時,雖然蔣經國已死,而且台灣已經邁出了開放黨禁、報禁這非常關鍵的一步,但由於國民黨盤根錯節的專制網,仍把他束縛得難以動作。他通過黨內選舉當上總統後,之所以能夠在艱難的環境下進行大刀闊斧的民主改革,邁出直選總統這最重要的一步,與他青少年時期的思想修養、在美國所受的教育和民主薰陶、長期以來對民主價值理念的認同,以及作為基督徒所接受的普世價值有密切的關係。

 而對於胡錦濤來說,且不說江澤民這個「太上皇」還在,在最高權力機構的「政治局」和「軍委會」,基本都是江的人馬,即使胡錦濤拿到了全部的權力,以他的生活背景、人生經歷,很難想像他會產生真正的民主意識,能邁出政治改革這一步。他這一代人,自小學起的全部成長過程都受共產毒化,更在中青年這段人生的黃金時期參與了最摧殘人性的反右、文革等運動。他能在這一系列殘酷鬥爭中倖存並高升,本身就說明,這顆在共產專制機器上牢固了半個多世紀的「螺絲釘」,其語言、思維、行為,已和那架機器、那個體制成為一體。他本人也沒有任何接受西方民主教育薰陶的背景,他能和江澤民同樣認同「中國特殊論」,以及宣稱絕不接受西方政治制度,表明他既無普世價值的概念,更拒絕走民主道路。

 因而對台灣來說,不應對胡錦濤有什麼大的期待,更不宜把兩岸關係的改善,寄託到所謂的「胡溫新政」上;應該做的是,依靠自己,通過自身的深化民主,認同台灣,尤其是加強國防和心防,迫使對岸的共產黨降低幻想,回到現實中來;只有這樣才是提高台灣地位、保障台灣安全的最有效措施。

 目前的當務之急是台灣需要購置更多先進武器,以備萬一中共動武,台灣自己具有能夠支撐到美國援軍到達的防衛能力。而只要台灣具有這個「時間差」上的防衛力,就會使北京無法幻想在第一時間攻佔台灣,從而降低中共盲動的可能性。

 而近日在台灣,不僅有反軍購遊行,還有十一個院士和二百顆將星出來反對「軍購」。但他們所持的理由(不要和對岸軍備競賽,把軍費用在經濟建設上)實際上根本不能成立。這就像鄰居是惡霸,威脅要攻擊你家,有點常識的人起碼要多買幾把高級門鎖,以防萬一。門鎖不是進攻式武器,怎麼是「軍備競賽」?而且無論台灣是否購置防禦武器,對岸的獨裁政權都會毫不理你地繼續擴展軍力,這根本不是秘密。任何稍有軍事常識的人,都不可能面對這樣一個敵手而不自我裝備,束手待斃。

 在全世界主要先進國家都屈服於中共的淫威而不敢對台售武的情況下,美國出於民主理念和亞太安全等利益,冒著和中共交惡的風險,終於同意向台灣提供先進防禦武器。而台灣要做的不是抗議軍購,而是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會。

 那些「院士們」、那些當過職業軍官的「星星們」當然非常清楚這簡單的道理。他們之所以又吵又鬧反對軍購,醉翁之意根本不在酒。正如泛藍要求成立的「總統槍擊案真調會」目標不是真相而是總統府,那些反軍購的院士和將星們真正想表達的也不是反軍購,而是反陳水扁政府。試想,如果今天總統府是連宋掌權,這些昔日的權貴們還會上街遊行嗎?他們不僅不會去遊行,甚至可能建議更多的軍購。

 國民黨時代冊封的那些院士是不是貨真價實,有待考據,但曾維護蔣家專制的「某些將領」可是貨真價實的共產黨手下敗將,他們當年把中國輸給了共產黨,今天台灣人民不能允許他們再把台灣送給中國。中國敢不敢打台灣,不僅在於它有否軍力、美國是否干預,更在於它在台灣有沒有「同盟軍」。

 今天,那些不認同台灣、反對台灣為自衛而軍購的院士們、將星們,由於失去昨日的輝煌、昨日的主子地位而氣急敗壞;因為不肯認輸而不惜和台灣的民主制度做對,寧肯放棄大是大非的原則,寧肯無視最基本的軍事常識,也要和現政府抗衡。他們才是台灣的真正危險所在,因為他們是促使中國產生武力犯台的幻想和希望的根源。

 那些前獨裁制度的受益者們之所以仍有今天這般的勢力,是台灣政權和平轉移的一個代價。所以,台灣要保證自己的安全、維護自己的主權尊嚴,不僅不可以寄希望於那個目前看不出任何新意的胡錦濤政府,更重要的是要用選票埋葬那些只要權力,不管台灣安危、台灣前途的政客們,讓那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院士們、將星們無法再圓舊夢。只有那些舊思維、舊勢力泡沫化到最無足輕重的地步,中國覬覦台灣的希望才會破滅;只有台灣內部認同命運共同體的意識越強,中國才會越投鼠忌器,不敢盲動,台灣才會越安全。

(作者曹長青為中國旅美作家)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