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優先•自由第一 The Libertytimes Web
    回首頁 / 專 題 報 導

「中共十六大後兩岸關係」座談會

  編者按:中共十六大會議已在日前落幕,並產生新一代領導班子,然而在中國極力對外塑造氣氛的同時,中國內部更面臨諸如權力分配、派系共治、中央與地方爭權以及嚴重社會問題等嚴峻挑戰,長期面對中國武力威嚇的台灣,需要深入探究此一鄰國在高層權力核心改組後的政策走向及內部變動,本報特別主辦「中共十六大後兩岸關係」座談會,並邀請國內專研兩岸關係、大陸政策知名學者共同探討。

  時間:九十一年十一月十六日

  地點:本報九樓會議室

  主持人:張五岳(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所教授)

  與談人:張五岳(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所教授)

  董立文(中華歐亞教育基金會副執行長)

  高輝(文化大學大陸研究所所長)

  陳德昇(政大國關中心研究員)

  陳志柔(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記錄整理:記者李季光、羅添斌、吳明杰

  張五岳:中國經濟若停滯 將爆發社會問題

  中共十六大會議結束,也產生了新一代的領導人,但是衡諸中共歷屆領導人的特質,大凡具有五個項目的指標,第一是他有沒有特殊的革命地位,其次是有沒有群眾地位與魅力,第三則考量他有沒有派系支持力量,第四則是觀察他有沒有槍桿子的支持,最後則是此人有沒有掌握到意識形態。

  在這五項指標中,過去的領導人鄧小平具有相當多項,但江澤民較為欠缺。

  而在十六大後,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名單安排上,由原有的七人變為九人,這種安排與過去第十三大、十四大、十五大依職務擔任常委的慣例都不相同,新的名單及席次安排充滿了派系共治的色彩,當然,在常委會中,相當程度的社會、經濟議題可以採取共識決,但在面對重大議題時,可就是一人一票了,誰掌握的票數多,誰就掌握最後的政策決定權。

  胡錦濤這一次雖然獲選為中共總書記,但是他的地位仍然十分尷尬,因為目前他正處於「上有太上皇(江澤民)、下有監軍(曾慶紅)」的處境當中,但更是因為如此,胡錦濤在處理各種事情時,將會更加的小心謹慎。

  在以前,胡錦濤是以「老二哲學」自持,凡事謹慎不會鋒芒盡露,但現在,他已經擔任中共新一代領導人,國家大政表面上都要由他做決定,在此複雜的內部政治環境裡,相對的在做決定前,考量的因素會更多,他所面臨的考驗也更嚴峻。 中共未來的政策走向,從各種跡象加以觀察,將會是以江澤民所倡導的「三個代表」為主,與過去中共一貫以馬列主義、毛鄧思想不同,但是江澤民在其十六大所提出的政治報告中有關先進生產力與關注到廣大勞動民眾生產力之間,相信有某種程度的矛盾,因為代表先進生產力的部分,僅占中國內部的百分之十,但代表廣大生產力的比率,卻高達百分之七十,中共新的領導班子要如何來詮釋這個政治報告,要如何來執行這項報告揭示內容,這也會是一大問題。

  面對十六大後的經濟情勢,中共內部仍然有相當大的問題存在,這問題在於信心及指標上。中共對經濟發展有信心,需要一位指標型人物來帶動,過去是由朱鎔基來擔任,朱鎔基以鐵血形象獲得中國內部支持、甚至獲得國際也加以肯定,但是即將接任國務院總理的溫家寶有沒有這種份量,他的行事作風能不能讓中國人民對他具有如朱鎔基般的信心,這就是一大問題。 如果中國上下對新的指標人物欠缺信心,或者說,這位新的人物無法使中國人民及官僚體系產生信心,他在面對中國希望持續發展的經濟而言,就會是一個變數。

  我可以舉一個電影劇情做為例子,電影「SPEED」中,公車遭劫並且安裝炸彈,公車必須持續運轉,若時速低於五十哩、高於五十哩,公車內部的炸彈就會啟爆;中國目前的社會及經濟發展就如同此劇情一般,靠著快速發展的經濟,掩蓋了內部重大的社會問題,但是一旦中國的經濟發展無法達到預期,或者說是出現停滯之後,內部的社會問題勢必會爆發出來,這就是為什麼,他們需要一位指標型人物的原因,但是溫家寶做得到嗎?尚須進一步的觀察。

  董立文:胡錦濤兒皇帝身分 可能延續至十七大

  觀察中共十六大中央領導層級人事佈局結果,應該說是「後江澤民時代」,而非「胡錦濤時代」來臨,胡錦濤的掌權之路將會非常坎坷,「兒皇帝」的身分可能要延續到十七大。

  胡錦濤掌權之路面臨幾道關卡,第一道關卡是面對江澤民本人的壓力,第二道關卡是遍及黨政軍的江系人馬,第三道關卡是下台的大老集團。

  其實政治局常委的分工不需要到九人,增加的第八人是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這根本就不需要,第九人是把中紀委和政法委分開,將以往是一人的職務分為二,從權力角度看,其實是保障江澤民權力影響力。

  同時,中共書記處掌握在曾慶紅手中,中紀委書記吳官正等人並未被安排在書記處中,黨的組織宣傳理論和軍隊、人大、政協都是江澤民人馬,對胡錦濤的接班已經呈包圍之勢。

  江澤民是否會師法鄧小平保有政治影響力?江澤民仍具備影響力應該是目前大家的共識,事實上中共十六大並無世代交替出現,從十六大政治報告和所有代表的發言觀察,完全無人提到第三代集體領導或第四代集體領導,出席代表甚至迴避提到「世代交替」字眼,只有江澤民自己丟出「新老交替」的說法。

  江澤民並沒有像鄧小平一樣,在交班時有「樹立核心」的政治交代,鄧小平當時曾向全黨宣示要服從核心等等,江澤民並沒有類似政治交代,因此說十六大是中共世代交替還言之過早。

  至於中國未來走向民主的可能性,在「三個代表」內容已經排除民主改革的可能性,強調只有共產黨能存在,在野黨和反對黨不能存在,短期內走向民主的可能性不大。

  外界認為中國未來是精英民主式由上而下,但既有利益者永遠有惰性,不會願意讓權力與別人分享,除非有壓力,例如黨內派系鬥爭,但歷史上看鬥爭結果讓權力更集權,另一是外部壓力,導火線兩人是趙紫陽和朱鎔基不能死,否則引發大規模追思活動將是政治權力鬥爭時間的到來。

  整體來說,十六大後中共政治應會朝四個方向發展,首先是胡錦濤應會學習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發起新一波的學習活動,相關政治效應會造成造神運動和政治崇拜。

  第二是中共黨內民主問題,從十六大政治報告公開部份只看到,已經考慮基層黨支部書記開放讓人民選舉,但如果民眾可以選黨的幹部,為何不能選公職?民主選舉的開放幅度應該不會太大。

  第三是從中共村自治選舉觀察,過去十幾年實施選舉下來雖已完成全國八成以上地區,但實際上對中共民主的意義似乎看不出來有多大。

  第四是反腐敗的問題,這是對中共領導人最艱難的任務,相信也非胡錦濤能解決的問題,至於日後中共外交方面走向,從十六大報告中在對外關係的調子非常低調和柔軟,並強調以和平外交為手段,和合作為取向,更提到國際關係民主化,未來中共外交仍將以大國外交、睦鄰外交為主軸,但這次政治局常委幾乎沒有具體處理國際事務經驗,這方面江澤民的影響力會更大。

  至於十六大後對台政策的影響,在這次政治報告中,江澤民提到不少篇幅,不過也第一次未提鄧小平。

  預料未來兩岸關係在可見的未來將是平穩和緩,江澤民提出的新政策會有一段時間去落實,但中共對台政策的兩手策略中,硬的一手不見得會沒有準備,特別是對台四百枚飛彈的威脅還是值得重視。

  陳德昇:兩岸持續冷和 2004年選後才有新局

  從中共權力本質來看,毛鄧的權力來自革命領袖的政治魅力,所以他們在中國政治上都有絕對權力,江澤民之後,中共過去指定接班人的制度已經告終,未來權力的合法性要有更廣泛的基礎,包括民意基礎等。

  江和鄧不同,目前政治局常委九人中,具江色彩者五到六名,曾慶紅、吳邦國、賈慶林、黃菊、李長春等人,具相當程度江的色彩,如需表決,將具絕對多數實力。

  不過江的影響力不如鄧,因為鄧的權力不是因為他保留軍委會主席而來,而是因為他是鄧小平。

  此外,喬石過去在退出常委後,仍保有常委的生活待遇,但淡出政治,現在大批常委「下崗」,是否也會像喬石一樣,保留常委生活規格的待遇,但淡出政治,這些仍有待觀察。

  江十三年執政期間,中國相對穩定,他政治上的手腕、能力、大國外交路線等,確實取得相當成績,但民主發展未有具體成績;經濟很有進展,但社會矛盾相當尖銳。

  毛澤東說過,「黨中無派,千奇百怪」,共黨政治派系來自不安全感。現今上海及清華派大獲全勝,但上海、清華是否即團結一致,如一塊鐵板,卻也未必,未來應該還會有分合。

  政治局委員地方勢力浮現,未來中央決策須關照地方諸侯,整體而言,委員雖有來自內地者,但仍有一大部份來自沿海地區,將造成新的不平衡。

  從經濟上來看,中國採擴張性財政政策,因為朱鎔基最後一年要面子,新的總理上台也要面子,所以今、明兩年經濟成長都將維持在百分之七至八的高成長。此外,吸引外資,造成中國周邊國家產業外移,中國高成長所形成的排擠效應仍然存在,而各省市新上馬的首長急於表現,強調業績,也使經濟成長力道強勁。

  三個代表也等於是如何引用非市場經濟的內涵來發展市場經濟,正所謂中國式的資本主義,未來會有更大的發展空間。

  在理論上,中共已克服盲點;實踐上,像江浙,成功解決待業問題,但這個新經濟發展成功的範例是否能向東北或內部推廣,值得觀察。

  總體而言,短期內經濟成長不會有問題,但擴張性財政政策不能長期使用,如果找不到長期支撐經濟成長的力道,一旦經濟成長下降,將面對更尖銳的社會矛盾,社會不安定係數也會增高。

  中共完成兩項政治改革,一為八十年代的人事調整,一為幾十年來的行政改革,此皆為適應市場經濟需要而做的改革,強調的仍是制度化和法制化。

  接班人問題,未來需建立黨內遊戲規則,使之制度化,目的不在民主化,而在自我保護。

  世上任何國家的民主化均由外部壓力形成,中國亦然,但目前在中國現實條件下,大規模實施西方式民主不可行,先黨內民主再試行社會民主比較可行。

  十六大基本上江規胡隨,而人事調整上,對台系統並未見明顯受到重視,外事系統也未進入政治局,過去錢其琛可以以外事系統和政治局委員角色,進行統籌;在外事系統未進入政治局的情形下,未來可能由書記處統籌對台事務,在整個中國政治操作的大架構下,對台比重其實非常得低,中國須先考慮其內部問題,對台問題顯然不具急迫性。

  未來兩岸仍維持「冷和」狀態,預判到二○○四年台灣大選後,才會有新的做法出現。

  陳至柔:中國內部因素 影響對台戰術

  江澤民主政和鄧小平主政最大不同,在於鄧面臨從破壞中走出來,江則是在穩定中成長。江確立了資本主義社會形態,但卻是有問題的資本主義,他將中共階級屬性改變,將社會主義改成資本主義,從左派轉為右派,留下了很多問題,如分配不均、國家官僚和經濟精英結合,繼續剝削農工等。總體而言,經濟有成長,但留下困局。

  江雖然在黨的職務中交棒,但勢力未退,短期內仍繼續擁有影響力,未來較無法確定的是新的領導班子如何整合,正所謂「一局未了,新局已開始」。中共黨內未來明顯的是派系運作,強人退居幕後,新權力格局則未定。但現今的派系和過去的派系又不同,八十年代面臨的是意識形態、左傾右傾、改革開放等問題,立場很清楚,而且過去鄧小平、江澤民仍具仲裁者的實力,可以拍板定案。未來黨內無仲裁者,派系之間的妥協交易會更明顯,即使是退休的常委也將形成利益團體,也會出現各色的派系運作模式,但在政策上則不會有太大的改變。

  中國的開放改革,在社會、經濟上留下很多嚴苛的問題,但以未來的派系格局,不可能有改革格局,很多要嚴肅面對的問題會被一再的拖延解決。此外,由於社會的開放、媒體的角色,未來中國領導人的聲望會越來越重要,過去因為朱鎔基而使百姓對政府有信心,但現在沒有人能扮演此一角色,會形成社會的信心危機。

  雖然如此,中共政權本質永遠不會改變,即如何維持少數統治為其政權的最核心價值,如果有民主化,也是從此而出,所以我不認為中共有任何民主化的可能。因此在虛的方面,中共仍將繼續推動全面學習黨理論的運動,實的方面則以行政改革來維繫黨的存在,思考是局部的而且只能解決眼前的問題,以維持共產黨統治的穩定性。

  中國領導人其實沒有太大選擇,過去中國是摸著石頭過河,而今則是走在鋼索上,只能往前,不能停下來,一停就出事,因問題不斷出現,所以也只有解決眼前問題的能耐。

  國企、財政、銀行金融是中國的三角問題,這三角問題是由外資帶動出口及國家財政帶動經濟成長的思維產物,因為衍生的問題很多,城市又出現社會安全、國企、下崗的三角問題,農村則出現無法充分就業問題,中國領導人只能治標的與時間賽跑。

  中共並未把民主當成必須處理的議題,中國對穩定、經濟的要求,遠高於對民主的要求,因為社會腐敗,百姓更希望的是社會公平正義,最多也只是法治而非民主。

  中共亦無要求民主的外部壓力,因為十年的經濟成長,經濟和知識精英階層已經結盟,形成上層人士有節制的剝削下層人士的機制,只要這個機制存在,他們就不會去追求民主。

  兩岸之間其實有四個戰場,其一,中國內部的因素將影響中國高層對台灣的戰術,但台灣問題並非最急迫的問題。二,台灣內部受中國分化的作用。三,國際上,如WTO架構及美國因素等。四,兩岸的接觸和談判。可預見的,中國對台灣的策略已從軍事為重點,轉而強調經濟戰,並引用國際壓力讓台灣就範;過去它是要「一口吃掉」鯨吞台灣,現在則是用蠶食。

  高輝:共黨繼續執政 無法走向西方民主

  一般認為江澤民信任的是曾慶紅,胡錦濤只扮演「備位元首」的角色,雖然胡錦濤這段時間安然度過,但曾慶紅未來的位置十分關鍵,胡錦濤的備位位置可能會被曾慶紅取代,過去江澤民就一直想把曾慶紅拉進政治局,曾慶紅都只有選上候補委員,但現在以曾慶紅為主的江系人馬已經對胡錦濤形成一股包圍之勢。

  胡錦濤已經不能犯任何錯誤,並在短期內要建立地位,以及獲得派系認同,否則可能隨時被取代。

  「三個代表」中有關共黨代表性的部份,由於過去共黨是中國無產階級的代表,隱含階級鬥爭,與另一政黨是鬥爭關係,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因此所有人都要服從共產黨。

  但改革開放後,很多社會階層例如企業家等階層出現,這些過去都是共產黨要鬥爭的對象,現在又必須將這些新階層納入,為了讓所有階層都能服從共黨,因此必須讓中國共產黨從階級性的政黨轉向全民性的政黨,也是從革命政黨轉為執政政黨。

  一般西方民主國家中,只要有執政黨就會有反對黨,在中共體制中不容許有反對黨存在,因為反對共產黨就是反革命,但革命和反革命只存在階級性的政黨,不過只要改革開放繼續,社會多元化,中產階級不斷擴大,共產黨勢必要走向吸納所有階層的發展才能一黨獨大。

  要就允許黨外有黨,否則就允許黨內有派,不然無法因應中國社會多元化發展,多元化的社會勢必會反映在政治上,在目前來看由於不可能允許黨外有黨,因此會同意黨內有派,但黨內不同派系利益是否能獲得統合,將是胡錦濤未來的挑戰。

  觀察中國未來是否會走向民主化,還是要先看中國的傳統政治文化,一般所言民主化是指西方國家的民主化,顯然在中國過去是不存在的。

  中國共產黨已經從過去中國傳統的「家天下」變成「黨天下」,不再是一個人的獨裁,而變成集體領導和寡頭領導,從這次十六大政治局常委從先前的七人增加為九人可以看出。

  從目前跡象來看,仍不可能走向西方民主,仍是由共產黨領導,但有人民代表大會和政協等機制,如果不是期待中國崩潰的話,那就只能是中共的人大和政協功能的強化,強化中共自己所謂民主監督的角色,特別是人大在法律上的職權其實相當大,假若人大真的可以名副其實發揮功能,某種程度也可以算是一種民主化。

  此外,就現有的體制,可以期待中共社會多元化和世界接軌後,以及媒體監督、輿論監督和群眾監督能夠進一步被尊重,應該會促使中共民主化發展,不過社會中的不穩定因素仍存在,將會影響中共民主化發展。

  至於未來兩岸關係走向,在美國的「一中政策」沒有變化的情況下,江澤民提出的「江八點」仍將是中共對台政策的主軸,但中共近來在對台政策上展現了過去沒有的充分自信,這份自信主要來自美國在九一一事件後向中共的靠攏,另一則是中共自己整體國力的發展。

  中共對台已經做好準備,就是把台灣政府和台灣的人民分開,無論今天台灣政府由誰執政,北京對台工作都以台灣人民為主要拉攏對象,讓台灣執政者面臨兩難,也是兩岸關係未來要觀察的主要課題。

回首頁 / 專 題 報 導


Copyright ©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