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台灣蒐奇集錦》

埔霧公路 櫻花戀 (1/25)

〔記者佟振國╱南投報導〕南投縣台十四線埔霧公路沿線夾道的櫻花樹,每年冬、春櫻花盛開之際,一片奼紫嫣紅,已成為公路的招牌景觀,但這絕對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而是年逾八旬的南投縣民王海清,近二十年來日復一日辛勤照顧的結晶。

  王海清從民國三十八年就到素有「櫻都」美譽的南投縣仁愛鄉霧社地區為生活打拚,起初開雜貨店為生,待生意穩定後交由妻子打理,他專心投入最喜歡的苗圃造林工作,為了再造「櫻都」美譽,當時他就在霧社地區添植四百株櫻花。

  可惜美景敵不過大時代的腳步,隨著埔霧公路開闢、拓寬,櫻花樹遭大量砍伐,有些也因工程施工缺乏妥善照顧而枯死,王海清看了相當難過,決心要恢復早年的櫻花盛況。

  王海清於民國七十五年起由霧社沿公路而下至眉溪路段兩旁,種下二千多株的櫻花,第二批從眉溪延伸至本部溪,也是二千多株。為了大量補植櫻花,王海清用埔里、霧社的自有土地設置苗圃,從撿拾種子、育苗、稼架、移植全都靠他與兒孫之力完成,如果忙不過來,還要花錢請工人。

  櫻花種下之後更要定期澆水、施肥,以及去除經常爬在樹上的藤蔓,王海清忙得不亦樂乎,由於一切都是自掏腰包,沒有用政府一毛錢,曾讓許多人覺得不可思議,都說他太傻了,但王海清不以為意,反而覺得每一株櫻花都像是自己的子女,愈久愈有感情,更離不開它們。

  民國七十九年,當時六十九歲的王海清面臨了人生中最大的挑戰,中風導致他右半身行動不便,有一年的時間櫻花樹都仰賴兒孫照料,為了儘快回到工作崗位,王海清比別人更賣力復健,要求自己日行一萬步,他還做了一首「中風復健詩」用來激勵自己。

  走在櫻花樹下 心情自然好
  通常清晨天還沒亮,他就從霧社開始散步下山至眉溪折返,全長約十幾公里,「走在櫻花樹下,抬頭看著它們,心情自然就好,也不覺得遠、不覺得累。」王海清開心地說。

  如果住在埔里的女兒家,王海清會帶著工具,搭乘客運上山,沿路發現櫻花樹及周邊環境需要整理,就下車工作。

  直到去年公車業者得知他無怨無悔照顧數千株櫻花樹的善行,深受感動,特別為他辦了一張免費乘車證,而且特別交代司機儘量給他上下車的方便,有時司機在路上遇到這位「櫻花阿伯」,還會主動停下來詢問要不要搭車,讓王海清十分窩心,再也不擔心會發生忘記帶錢坐車的尷尬場面。

  王海清幾乎每天都在埔霧公路沿線除草、澆水、施肥、砍除藤蔓,經常往返埔里、霧社的民眾應該都知道有這麼一位神秘的老伯伯,還有人好奇停下車詢問,對於他不求分文與回報,都是帶著一臉狐疑離去。

  長期下來,王海清也被人問怕了,碰到不熟的人詢問,如果直接說「做義務的」,怕別人誤會他膨風,因此練就一套標準答案:「沒啥米啦!一個月賺一兩萬塊的老人工而已啦!」他只求趕快敷衍過去就好。

  有人會稱讚王海清熱心公益,也有人尊稱他一聲埔霧公路的「櫻花之父」,都會讓他聽了「凍未條」。「別人這樣說,我會真見笑啦!我就是愛種樹,反正閒閒無代誌,散步兼運動,還要感謝這些櫻花救了我一命。」王海清說。

  埔霧公路的櫻花之美自然引人覬覦,有的遊客看了喜歡就挖一、兩株帶走,甚至有人大量竊取拿到市面上去賣,但他還是不改初衷,哪裡少了一株,趕緊補上就對了。

  王海清自有一套消氣哲學,因為喜歡的人把櫻花帶走,自然也得種在戶外讓人觀賞,不過,最怕遇到不會照顧的人把櫻花樹弄死了,所以還是建議大家到埔霧公路賞花就好。

  去年公路總局埔里工務段也在埔霧公路埔里至廬山溫泉路段種植近七百株的櫻花樹,王海清很高興看到政府開始重視公路景觀,更重要是能夠持續照顧下去。

相關新聞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