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台灣蒐奇集錦》

民主進化論 「異議」非凡 (3/30)

文╱記者張瑞楨

  從日據時代台灣民眾黨創辦的「台灣民報」,到光復後知識份子向黨禁叩關的「自由中國」,再到高舉反對一黨獨裁大旗的「大學雜誌」、「台灣政論」與「美麗島」雜誌,這些風起雲湧、前仆後繼的異議雜誌,其言論內容與被查禁停刊的酸澀歷程,正是台灣民主發展的縮影。

  彰化縣文化局長陳慶芳就蒐集包括黨外雜誌在內,高達數十種上千本的「異議雜誌」。令人驚訝的是,除了「自由中國」、「大學」與「美麗島」等具代表性的雜誌之外,台灣知名度較低的「異議雜誌」更是琳琅滿目,甚至還有左右派之分,解嚴前更出現自稱「反共義士」與「愛國志士」者,為了反制黨外人士言行而創刊的「反黨外雜誌」。

  台灣最早的「異議雜誌」或是「反對雜誌」,可以追溯到日據時代的大正十二年(民國十二年),由提倡新文化抗日的「台灣文化協會」,在台灣以漢文創刊的「台灣民報」,這份雜誌不僅是反日本殖民統治的重要刊物,更是當代台灣史研究者所不可缺少的史料,內容包括有「廢娼運動」、「禁止纏足」與「廢止鴉片政策」等倡導文化改革的言論,還有諸如「治台謬誤」等反對日本殖民統治的評論,連日本政府剝削蔗農的「二林事件」,也有翔實的報導評論。

  不過,這份雜誌雖風靡台灣文化界,啟發台灣人的思想,並擴大為每天出刊的「台灣新民報」,卻仍不敵日本軍國主義的「皇民化運動」,在台灣總督府強制合併台灣所有報紙的政策下被迫停刊。

  台灣光復後逢二二八事件,度過一段短暫空窗期,在肅殺恐怖的政治氣氛中,首先高舉反國民黨獨裁統治大旗的雜誌,首推由胡適、雷震於民國卅八年創刊的「自由中國」。

  這份標榜反共自由而深獲知識份子熱愛的雜誌,不僅敢於反對國民黨掌控軍隊、控制教育,更在民國四十六年八月出版的第十七卷第三期「反攻大陸的問題」文中,公開反對先總統蔣中正連任第三任總統,還要求國民黨政府放棄反攻大陸的政策,不過,這份雜誌後來被查禁停刊的主因,並非言論過於激烈,而是雷震籌組「中國民主黨」惹惱了統治者,民國四十九年九月四日組黨前夕,雷震與主編傅正等人被捕入獄,發行二百六十期的「自由中國」也被迫停刊。

  有趣的是,國民黨政府還耗費不少精力,為「自由中國」的主張「消毒」,例如國防部總政戰部出版「斥反攻無望論」一書,以駁斥該雜誌要求當局取消反攻大陸政策的主張,此外,繼「自由中國」之後,前仆後繼成立的各種「異議雜誌」,也因組黨運動的流產,以及言論集中於反抗國民黨的一黨獨裁,而被人統稱為黨外雜誌。

  台灣戰後第一次組黨運動失敗,卻有名為「自治」、「民主」的半月刊,延續黨外雜誌的香火。這份雜誌創刊於民國四十六年,正好是立法院由「萬年法統立委」把持,政治聚焦於台灣省議會前身的台灣省參議會之際。

  當時,台灣省參議會由「黨外五虎將」吳三連、郭國基、郭雨新、李源棧、李萬居等黨外參議員獨領風騷,這份雜誌大幅刊登「黨外五虎將」的問政內容,不僅讓民眾一窺反抗國民黨獨裁的言論,甚至還能讀到選舉舞弊、官員貪污等辛辣的政治內幕。

  「自治」、「民主」雜誌延續到民國五十年代之後,隨著新生代知識份子的崛起,黨外雜誌的質量亦隨之轉變,甚至敢碰觸開放黨禁與報禁、解除戒嚴等「言論禁忌」,首先登場的就是民國五十七年創刊的「大學雜誌」。

  這份雜誌是由國民黨內尚未參與政治運作,但卻力陳政治改革的年輕精英所創,讀者群也以知識份子為主,例如第二期刊登的「支持中央民代全面改選」、「尼采的挑戰」即可窺見該雜誌要求政治改革,以及介紹新思維的創辦理念,這份雜誌被國民黨分化瓦解後,改由凸顯台灣主體意識的雜誌︱「台灣政論」取而代之。

  這份於民國六十四年創刊,由黃信介擔任發行人的「台灣政論」,發行僅五期就因主張解嚴與開放黨禁而被警備總部停刊,但卻燃起了知識份子投入政治改革運動的星星之火,並間接促成「美麗島」雜誌的創刊,也就是在這個時期,黨外雜誌逐漸成為一個耳熟能詳的專有名詞。

  由黃信介擔任發行人,於民國六十八年八月創刊的「美麗島」雜誌,一上市即洛陽紙貴,初版一萬五千份立即銷售一空,並曾創下黨外雜誌增印第三版,發行近十萬份的空前紀錄。

  這份雜誌僅發行四期即被停刊,但停刊主因並非言論激烈,而是當時的黨外人士以雜誌社為名,在各縣市設立服務處並發展組織,當年十二月十日爆發美麗島事件後,警備總部雖於十二月十三日查封美麗島雜誌社台北總社與各地辦事處,但卻無法撲滅已經燃燒起來的民心。

  在「美麗島」雜誌創刊與停刊的同期,也是台灣黨外雜誌蓬勃發展的開始,同期創刊與查禁或停刊的雜誌,還包括「夏潮」、「八十年代」、「亞洲人」、「富堡之聲」、「鼓聲」、「潮流」、「春風」、「這一代」等等,被捕入獄的雜誌工作者亦有「富堡之聲」總編輯李慶榮,以及「潮流」的監印員陳博文等。

  有趣的是,「反黨外雜誌」也在當時崛起,其中,最激烈與知名的是民國六十八年七月創刊的「疾風」雜誌,該雜誌標榜「打擊台獨黑拳幫野心份子」,其成員與「反共義士」沈光秀、勞政武、蕭玉井等人,甚至於當年九月八日「美麗島雜誌社」在台北市中泰賓館開創刊酒會時,發動「愛國群眾」包圍「聲討」,引發著名的「中泰賓館事件」。

  在行動之外,「疾風」雜誌也以「出擊」等激情言詞來抵制黨外雜誌的主張,例如該雜誌於「中泰賓館事件」後,以社論譴責黨外人士為「狠毒用心、神人共憤」的賣國賊,要求政府把這些賣國賊逮捕「以正典刑」,還呼籲「愛國同胞把浩然正氣結成澎湃力量,橫掃一切妖言梟行」。

  美麗島事件後,政治肅殺氣氛再度籠罩台灣,但從民國六十九年到民國七十六年解除戒嚴這段時期,黨外雜誌卻有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創刊,且讀者群廣及商賈貴人與黎民百姓,包括「亞洲人」、「暖流」、「深耕」、「海潮」、「蓬萊島」、「政治家」、「鐘鼓鑼」、「新潮流」、「民進」、「進步」、「民主人」,以及維護言論自由而自焚的鄭南榕所創辦的「自由時代」系列雜誌等,這種黨外雜誌前仆後繼、百家爭鳴的盛況,直到解嚴後才逐漸止息。

  這段期間,可說是警備總部最忙碌的時期,雖然鄭南榕自焚案震撼了黨外雜誌工作者,但不是所有黨外雜誌被查扣的過程都有如鄭南榕自焚般悲壯,部分過程還饒富趣味。

  黨外雜誌為了應付警備總部的查扣,經常變換印刷廠與印刷鋼板,不幸被逮著而查禁停刊時,又趕緊換一個名稱繼續印刷上市,例如「八十年代」雜誌被查禁後,繼續以「八十年代之亞洲人」之名出刊。

  在解嚴之前,黨外雜誌送印時,須派員到印刷廠「監印」,警備總部聞訊來查扣雜誌時,雙方常演出拉扯推擠、甚至叫罵對峙的場面,但也不乏雙方談判講條件的場景,監印員有時候也願意退讓,抽掉「涉嫌煽動叛亂」的文章,或是更改「不妥」的詞句,讓警備總部人員好交差,偶爾還出現監印員與警總人員熟識,雙方動手前先抽根菸聊近況的溫馨場面。

  在蒐集黨外雜誌之餘,陳慶芳另有一番宏願,他希望能從歷年的台灣省政府公報等文獻中,找到黨外雜誌被查禁停刊的時間與理由,重構台灣的「異議雜誌發展史」。

 

相關新聞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