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台灣蒐奇集錦》

譜出泰雅的思念

記者廖雪茹╱竹東報導

  以口耳相傳文化的泰雅族人,因為沒有文字紀錄族譜,外界很難了解他們的社群關係;僅國小畢業的族人黑帶.巴彥憑著自學和毅力,追根溯源,為故鄉新竹縣五峰鄉清泉製作了族譜,導引不少年輕人踏上「尋根」之旅。

  黑帶.巴彥說,也許很多人會覺得奇怪,似乎泰雅族人不論走到那裡,就很喜歡和人家「攀關係」,強調「你是我的誰誰誰」、或是「我們是一起的」;事實上,「這是族人為避免發生亂倫,而藉由問候來釐清彼此的血緣關係」。

  投入研究泰雅族文化已三十多年的黑帶表示,「亂倫」在泰雅族是一項很嚴重的禁忌;也因為沒有族譜,外界很難理解泰雅族的社群關係。黑帶表示,事實上,泰雅族人是以族群系統、宗親系統和血緣關係三部分,為自己「定位」。

  他說,「族群系統」指的是在同一地域生活的人,擁有相同的語言腔調和生活方式;不過隨著族人的遷移,一個部落裡可能有多個族系,這些不同族系相處久了又形成一個新族群;因此,外人來到一個部落都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在「同一部落」裡,會有說不同腔調的話的人;但「部落」一詞則是漢人賦予的用詞。

  另外,泰雅族原則上屬於父權社會,因此宗親系統是以父系為主的體系。黑帶表示,族群和宗親系統構成了族群意識,血緣關係則等於「家譜」;家譜會將嫁出去的女兒及其後代也都算進來,意即姑媽、姨媽等都涵蓋在內。

  泰雅族人重視血緣關係的釐清,主要是為了避免亂倫發生;因此,血緣關係較宗親系統更重要,血緣關係除去女性部分後,就是宗親系統。對於這些區分,外人不太容易弄明白,但泰雅族人心裡卻清楚得很;黑帶說,早年,族人會以口傳方式,將祖先的名字以順口溜方式,代代相傳並銘記在心,就好像「祖傳口訣」一般;但現在的年輕人似乎沒有那樣重視了。

  現年五十三歲的黑帶,年少時曾隨父親到高雄縣的布農族部落謀生;他發現,布農族保存了相當完整的傳統文化,反觀泰雅族因為族人不夠重視,幾乎快看不到傳統了。為此,他下定決心從追蹤族譜開始,認識自己的根。

  「泰雅族的名字,是以自己的名字加上父親的名字組成」;黑帶.巴彥以自己的名字為例說明,黑帶是他自己的名字,巴彥則是他父親的名字,以此類推,這是有別於漢人固定姓氏的傳承。

  黑帶說,一般而言,名字是父親對孩子的期望,或以崇拜之人的名字為名;例如,他以前其實不叫黑帶,而是因為小時候體弱多病,家人認為名字不適合他,父親就問他長大後想做什麼,他說「我想當勇敢的軍人」,因此父親就以日語軍人之意的黑帶,為他重新取名。

  為了製作族譜,原在台北地區從事運將工作的黑帶,常利用工作之餘,回到原居地新竹縣五峰鄉桃山村的清泉部落進行調查。黑帶表示,日治時代的戶籍資料至多追溯到他的曾祖父,因此他只能靠極有限的資料和地毯式的訪問耆老,最後才從自己往上追溯了九代,時間大約是兩百多年前的清朝時代。

  黑帶表示,清泉屬於「麥斯巴基克」族群,最初經漢人賦予七大姓,即曾、葉、彭、錢、王、夏、謝;因此,他也以這七大姓製作族譜並以樹枝狀的網絡圖示,製作五代、七代和九代族譜,每人皆標以漢名和泰雅族名,並用顏色區分不同家族。

  透過圖示,某人是位在那個位置,一目了然;但枝葉繁茂的血緣關係,也讓這份族譜攤開來長達數公尺;黑帶預估,此族譜應可涵蓋桃山村約八十%的人口;不過因缺乏經費,他未能付印成書。目前黑帶正進一步製作「個人名簿」譜系,希望讓族人清楚知道,祖先從何而來,族系還包括哪些人及其現況。

  黑帶的族譜傳開後,很多族人紛向他請教,但尋根之路並不平坦,因為缺乏文字記載,全要靠一張嘴巴從田野調查中取得;但族譜的尋根,點燃了黑帶追溯泰雅族文化的導引線,三十多年來,他靠自學深入探討泰雅族語言、傳統和神話,也曾受僱到中研院做短期研究,還有多本著作獲教育部獎助。僅國小學歷的他會說多種語言,可說是泰雅族人的奇葩。

 

相關新聞

譜出泰雅的思念 (93/5/25)

繡出腳尖的傳奇(93/5/25)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