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台灣蒐奇集錦》

古早農夫 忍者龜精神 (7/18)

記者楊宜敏╱礁溪報導

  宜蘭縣礁溪鄉白雲村民黃阿添一年前接受一座廟宇信徒委託,希望能還原傳統農具「龜殼」的製作方法,並再複製兩個龜殼,其間,他一度曾想放棄,拒絕這項委託,但卻出現身體不適,小毛病不斷的奇怪現象,後經神明托夢指示,繼續完成這項委託,身體先前的大小毛病竟然不藥而癒,他也成功複製出「龜殼」。

  今年七十三歲的黃阿添,幼年喪父,母親為了拉拔三個孩子長大,從他祖父那裡學來竹編畚箕的功夫,並以此為生,黃阿添耳濡目染,對於竹編的東西無師自通,只要有成品讓他揣摩,不用多久就能複製出一個幾乎一模一樣、甚至手工比所模擬的作品更為精緻的成品出來,讓人稱奇。

  一年多前,羅東鎮一間廟宇信徒收藏的傳統農具「龜殼」,由於年代久遠,逐漸毀朽,他非常憂心這項傳統技藝會隨著老師傅的老去凋零而失傳,所以急著尋找會複製的竹編師父,但是遍尋不著,後來在神明「向北找」的指示下,因緣際會地在礁溪鄉白雲村發現了二十多年前因經營羊奶場、幾乎不再碰竹編的黃阿添與黃林阿滿夫婦。

  黃阿添原本不想接這份工作,在猶豫之間,自己的身體狀況一直不是很好,小病小痛不斷,委託人又獲得神明托夢指示,再度向他拜託,基於鄉下人對於「神明代誌」不敢忤逆的虔誠信仰,黃阿添今年農曆年前終於下定決心,開始動手複製「龜殼」。

  「龜殼」的功能與「蓑衣」相似,早年沒有農機的時代,農夫除草必須跪在稻田中移動,不論日曬雨淋,都是苦差事,因此,先人運用智慧,仿效烏龜的龜殼,以竹片編織成龜殼的形狀,上下兩層竹編,中間夾以粽葉,就有防水、防曬的作用。

  黃阿添夫婦分工合作,妻子黃林阿滿負責剖竹子,黃阿添負責竹編的部份,黃阿添說,不是任何時候的竹子都適合拿來做竹編,根據他的經驗,竹子長竹筍的時間最不適用,因為這個時間砍下來的竹子比較會有蟲蛀,成品不耐用、不耐放,一般來說,十月以後最適合取竹子。

  黃阿添傳神地把第一年的竹子暱稱為「做囝」(台語),第二到四年分別為「做爸」、「做公」與「做祖」,他從不斷的揣摩中發現,「做爸」的竹子還太嫩,但「做祖」的竹子太脆,要做竹編,以第三年「做公」的竹子最好,聽到他的巧妙比喻,聞者不覺莞爾。

  黃阿添表示,他雖然很願意把竹編功夫傳給年輕人,但竹編還是要有天份,以及真心學習的堅定心意,光剖竹子,要剖的每根竹片都一樣厚薄,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要想跟他學竹編的人,得先考慮清楚,他可不希望教到一半,徒弟就半途而廢。

 

相關新聞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