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台灣蒐奇集錦》

原鄉寶物 琉璃蜻蜓珠

 記者王昱婷╱南縣報導

 台灣原住民族中,排灣族及魯凱族所擁有的琉璃蜻蜓珠代表部落的財富地位及祭儀意義,而李淑妹典藏的家族琉璃珠,則訴說原住民族群曾被壓迫的歷史,還有排灣族的祖母為了保有家族寶物,放棄自己的初戀情人,委身日本警察,卻終身守寡的淒美愛情。

 琉璃蜻蜓珠是排灣族特有的工藝,部落流傳的神話故事指是仙人所賜,但考古發現,可能是源自於一千六百年前的傳統工藝。

 不過一顆顆琉璃蜻蜓珠因為珍貴,是部落家族的傳家之寶,只有頭目家族才能夠擁有。

 也因為每一顆的花紋均不相同,被視為家族的家徽,即使跟別的家族珠混在一起,一看就能認出屬於自己家族的物品。

 李淑妹是魯凱族頭目的長女,依例要繼承家族,也因此,十九歲就嫁給大她八歲的排灣族頭目之子高文信。

 當時李淑妹與另一位布農族的少年有淡淡的情愫,但在家族的壓力下,不能嫁給平民,加上魯凱族對女性的貞潔有絕對的要求,李淑妹就此成為排灣族的媳婦,也知悉祖母為了保護家傳琉璃珠而隱藏的傷痛。

 李淑妹說,祖母的原住民名字叫樂琴(Lakin),是頭目的長女,部落的人都說祖母年輕時相當美麗,有不少追求者,而她則是跟部落中另一位頭目之子相戀。

 不過日據時期,日本人以殖產為目的,極力搜括原住民的財物,當時排灣族各部落貴族所擁有的琉璃珠都被無條件沒收,為了保有家傳寶物,身為長女的樂琴只好放棄初戀情人,嫁給一位日本警察,家傳琉璃珠才免於被沒收的命運。

 一九二○年,樂琴生下兩個兒子之後,日本警察回到內地,自此就杳無音訊。

 兒子從未見過生父,傳統的貞潔觀念,樂琴終身未再改嫁。

 日本殖民統治結束後,族人曾介紹一名男子入贅,但樂琴不願接受,她說不願耽誤另一位男子的一生。

 淡淡的幾句話,李淑妹說,她在祖母臉上沒有看到遺憾。

 而樂琴也在百歲之後,五年前安詳離世。

 李淑妹在民國六十四年結婚,但婚後有十一年的時間卻很不快樂,也曾一度萌生去意,但公公勸她,不要讓自己的小孩也像他一樣,失去父親的照顧,而祖母為了讓李淑妹擁有家族的地位,於是將家族的琉璃全交給她保管。

 從祖母的手中接過這些琉璃珠,李淑妹曾問祖母,為了保有這些,而犧牲自己的一生,是否曾經後悔過,祖母也只是淡淡的搖搖頭。

 而今,夫家的琉璃珠傳給長女,而李淑妹娘家的琉璃珠則由次女保管。

 時代的改變,李淑妹不要求女兒一定要嫁給同族之人,而長女也在兩年前嫁給韓裔美國人。

 對於琉璃珠的執著,或許女兒不似自己強烈,但李淑妹說,女兒們參加部落的祭典時,一定要求要戴上真正的琉璃珠,而不願戴李淑妹所準備的仿珠,只因為「曾祖母會生氣」。

相關新聞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