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台灣蒐奇集錦》

寄禮 另類結髮盟(93/09/23)

記者余雪蘭╱嘉市報導
  「寄禮」的婚約是台灣早期少見的特殊風俗,嘉義市頂庄里耆老莊財壽因年少失怙,一貧如洗,廿三歲時以「寄禮」方式被有錢人家招為「長工女婿」,而他為跳脫「寄禮」命運,帶著十塊錢出來闖天下,從小吃做到外燴,點滴攢存,終於擺脫貧困,成為頂庄第一位蓋樓房的村民,並先後購置五棟房產,生命轉折,饒富傳奇。

  現年八十歲的莊財壽,十多歲時父親病逝,母親不久後改嫁,因嫁做二房,無法將他帶過去,他猶如孤兒,無親無產,也無力接受教育,只得幫人家放牛,直到十五歲時才受僱於飲食店,從中學到不少製做點心的技藝。

  廿三歲那年,莊財壽因工作勤奮,被嘉義市中山路一戶做「紅龜粿」的林姓人家看上,派人向莊財壽的雇主「提親」,希望莊財壽到他們家「寄禮」,由於莊財壽看過該戶人家的女兒,對她印象不錯,加上自己兩袖清風,於是應允。

  莊財壽當時只帶著換洗衣物,沒有任何聘禮,便進住女方家裡,與林家十五歲的女兒成親,而依「寄禮」習俗,女方供他吃、住、穿,他則必須為女方工作,且不支薪,像是林家的長工一般,卻有女婿的身分。

  莊財壽在岳父母家當了三年的長工,老是被岳父的二姨太欺侮,於是決定跳脫「寄禮」命運,那時他已育有一子,但在自顧不暇的情況下,只得暫時丟下妻與子,帶著僅有的十塊錢,回到出生地頂庄,向碾米廠賒帳買米,左鄰右舍借他鍋具、爐火及攤架,從賣「紅龜粿」開始,打拚屬於自己的人生。

  莊財壽初回頂庄時,因無棲身之處,幾乎不曾躺著睡覺,他利用村裡賣肉圓人家蒸製肉圓後剩餘的爐火來燒製紅龜粿,常常邊做邊打瞌睡,別人叫他去睡覺,他無奈的反問「去那裡睡?」如此克難生活好一陣子,才有錢向人租屋。

  莊財壽為人溫和有禮,從不與人爭執,口無惡語,這樣的好德行為他累積善緣,頂庄大戶人家莊能江夫妻認他做契子,並贈與他一棟古厝,讓他有了棲身之處,一年後,他稍有經濟基礎,才正式把妻、子接過來同住。

  莊財壽憶及當時在妻子家「寄禮」,被岳父的二姨太瞧不起,他要接妻子出來同住時,這位他同樣稱為岳母的二姨太「警告」他的妻子,若跟他出去沒有歌仔戲可看,他為爭一口氣,於是不叫太太工作,而讓太太帶孩子,每天回娘家看歌仔戲,他獨力在林森路的木材工場擺攤賣米糕、意麵、魯肉飯等。

  當時一碗麵一塊錢,莊財壽每天從早上九點賣到深夜十二點,一天可以賣上七百元到八百元,生意好時,一個人應付不來,老顧客都下來幫他洗碗。

  如此日夜打拚,並省吃儉用,將二子二女養育成人,他並用血汗轉換的積蓄,在頂庄蓋了全村第一棟樓房,其後轉做外燴,陸續購置房產,置換的房子先後有五棟,最後留下三棟,一棟自行居住,二棟分給二位兒子當結婚賀禮。

  莊財壽的妻子林春蓮,被二姨娘做主下嫁給莊財壽時才十五歲,她表示,二姨娘用「寄禮」方式草率處理她的終身大事,省了嫁妝,還多了人力,一舉兩得,但二姨娘瞧不起莊財壽,常出言嘲諷,所幸莊財壽勤奮有志氣,出去打拚時,也不讓她吃苦,她只幫忙看守攤位賣紅龜粿,其餘所有粗活,包括燒菜做飯,都由丈夫「款好好」,兩人結褵五十六載,莊財壽好言相對始終如一,兩人幾乎沒有爭吵過,雖是下嫁,但過的生活賽過少奶奶。

  至於莊姓契父母送給莊財壽的古厝,莊財壽在第一次購屋時已奉還給契父母,該屋如今空無人住,屋主同意提供給社區做為文物陳列室。

相關新聞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