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台灣蒐奇集錦》

寄藥包 那個騎鐵馬的老外務員

記者陳美年◎平鎮報導

陳花漢送藥袋42年

  客戶從二千多人減少到三百人

  70歲的他依舊穿梭在大街小巷

  過去的送藥單、老帳簿

  成了最好的收藏品

  - - -

過去交通不便,醫藥不發達的時代,家家戶戶都等著「寄藥包」的藥廠外務員送來的家庭常備藥,放在藥袋內就是家中的急救包,隨著勞保、健保的出現,大部分藥廠都取消外務員的配置,不過桃園縣平鎮市等地區有一位七十歲的外務員陳花漢每天堅持著送藥到家,騎著雄獅一二五機車的身影穿梭在大街小巷,迄今已經四十二年。

  居住在平鎮市福林里的陳花漢出門前拿著發黃的送藥單,核對客戶的訂單,他將準備送達的藥膏、藥散、藥水等成藥依序放入墨綠色的藥袋,放置妥當後再將重達廿斤左右的藥袋綁在摩托車後面,「噗」一聲就開始送藥的一天,他將藥物送到客戶家,隔四十天再到同一個客戶家補貨,同時依據消耗藥品收費,不用就不需要收費,過期的藥品還可以更換,除平鎮外,他的足跡遍布平鎮、中壢、楊梅、新屋、觀音、八德、大溪,甚至到了新竹縣新豐鄉。

  陳花漢說,他廿八歲應徵應安堂製藥廠配藥外務員,前五年騎著腳踏車,後來才改騎摩托車,當時客戶至少兩千多人,由於每個客戶約四十天收費一次,每天必須跑上四十多個客戶,幾乎從一早出門,跑到太陽下山,少說上百公里,前五年就騎壞超過十部腳踏車,摩托車也已經換掉五部,而放置藥物的大藥袋更是換了五個。

  隨著勞保、健保以及藥局的出現,目前陳花漢的客戶已經從顛峰的二千多個剩下不到三百人,原本同在桃園服務的外務員也都已經離開,不過只要到送藥的日子,即使當天只有一個客戶,已經滿頭白髮的陳花漢還是堅持出門。

  陳花漢說,這些客戶大多在鄉下,許多都是跟他一樣白髮蒼蒼,還有人行動不便,其中還有一開始送藥就相識的客戶,可說是四十多年的老朋友,送藥後就是「鬥嘴鼓」時間,說東說西相當熱鬧。

  擔任送藥工作四十餘年,陳花漢也保留許多老東西,他保留著從民國五十六年迄今的送藥單,其中有些還寫著「東社」的老地名,另外,他身旁還留著已經停產約廿年的應安堂萬應膏,包裝已經褪色的萬應膏還是木頭盒子裝,他說,全世界應該剩下沒幾個,他準備好好收藏。

  雖然工作四十餘年,但是陳花漢每月薪水僅約一萬多元,除配藥外務員的工作,他也利用空閒時間練習胡琴,跟著國樂團在婚喪喜慶場合表演。

  他說,自己與妻子有兩個女兒,大的已經出嫁,小的還在念書,還是必須考量生活問題,一萬多元實在不足以支應生活所需,每次表演約可獲得三千元,可以貼補家用,不過他還是會繼續送藥,只要客戶需要他,他要做到不能動為止。

  配藥外務員俗稱「寄藥包的」,據具有廿五年藥廠工作經驗的楊梅鎮公所主任秘書尹維相回憶,勞保出現前,當時醫療院所少,藥局也不多,再加上交通不方便,許多家庭就靠著這些外務員送的藥品治療簡單的疾病,當時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一個藥包。

  他說,當時許多藥廠為了方便客戶,在各地區招募配藥外務員,外務員到客戶家中放置藥物,再定期前往補貨,同時依據使用的藥物收款,可說是送藥到家。

  不過,據尹維相說,約卅年前勞保出現後,醫療院所增多,大多數藥廠送藥服務陸續取消,健保出現後,再加上藥局林立,目前僅剩下小藥廠有這樣的服務,送藥區域大多集中在中南部或是鄉下地方,他不知道桃園還有一個「寄藥包的」。

 

相關新聞

 

重點新聞 || 政治新聞 || 財經新聞 || 社會新聞 || 國際新聞 || 體育新聞 || 影視焦點

3C生活館 || 健康醫療|| 自由廣場 || 社論 || 自由談 || 鏗鏘集 || 生活藝文

Copyright (C) 本網站全部圖文係版權所有

非經本報正式書面同意不得將全部或部分內容,轉載於任何形式媒體

建議使用IE 4.0以上版本以800*600模式觀看以達最佳瀏覽效果